必威体育网站 > 医门宗师 > 第199章 实践教学

第199章 实践教学

必威体育网站 www.santa-jp.com,最快更新医门宗师最新章节!

    等高山回过神来,凌冬已经喝了一杯,小脸蛋瞬间就红了起来,眼睛水汪汪的如洋娃娃。

    “以后每天给凌冬喝一杯,别多,回头我给她配一壶药酒。”高山给母亲交代道。

    血液加速产生的大脑反馈,能让她短暂的觉得冷意减少,其实这只是个短期的错觉,寒气并不会少,也不会因此就改变。但起码能让她觉着舒服些,也锻炼锻炼她的酒量,药酒的度数可不低,到时候别喝起来直接醉过去。

    这顿饭一家人吃的是热热闹闹,高庆国最后喝的低着头,呵呵直笑,晃晃悠悠的让儿子扶回屋里。

    凌冬倒是恢复的挺快,等到吃完饭脸上的红晕就消失了,眼底的水珠也不见了,看起来跟没事人一样。

    “妈,我去屋里歇会,晚上还得赶回去。”跟母亲说了声,高山回到屋里其实没睡,而是盘算着药酒的事。

    驱寒强身的药酒可行,那强筋健骨的药酒行不行?他是想要给父母用,不说能让二老修炼,起码也能保证有个好身体。高山决定回去就尝试,盘膝坐在床上,运转真气数次后,体内的酒气就消了。

    高山出了门,黄秀兰正坐在院子里和凌冬说话,看到他出来起身道;“这就走啊?”

    “恩,医院里还一堆事呢!空了我再经常回来...对了,让我爸帮我盯着后面地里种的药,要是忙了就雇个人。”

    高山不想父母太辛苦,但以他对父母的了解,这种事交给外人他们反倒是不高兴。

    “说啥呢,你爸还能给你看不了块地,走你的吧!”黄秀兰一挥手,嫌弃的撇了他一眼。

    做了大半辈子农活,一块破地还用外人来看,这是瞧不起爹娘的本事啊?

    “行行,当我没说。”高山伸手哭笑不得的安抚着母亲,等她脸色好了些,这才上前揉了揉凌冬的小脑瓜和她告别。

    “哥哥再见。”上车打火,凌冬和黄秀兰站在门口,小丫头还满脸冷漠的挥着手。明明该是温馨可人的场面,却让她那张冷漠脸给破坏了,恐怕以后都得这样了。

    “回去吧,有空我就回来。”对着两人挥了挥手,高山开车缓缓向前驶去。

    就在车子驶离的时候,谁也没看到二楼的窗户后站着的高庆国,望着车子远去的尾巴迟迟不愿挪眼。

    回到医院别的事没有,先让李朝康埋怨一顿。

    “学院刚开张,医院到处都要人手,你这当院长的倒好,撒手跑了,快点快点的。”

    李朝康说着一抬手,指着高山对身后的学生道:“下午你们跟着院长,我是不行了。”

    李朝康这两天累坏了,光是肿瘤科坐诊就能让他从早忙到晚,还要查房,为病人复检,带学生,真的是脚不沾地。

    “去歇着吧,剩下的交给我了。”看到李朝康略显疲惫的神情。面带微黄的脸色,高山也知道他是真累着了。

    医院的人生还是太少了,最关键的是。高山的要求也高。如果放开了。一般的医生挤破门都有。可高山却并不想那么随意。另外随着他们的论文带来的影响持续发酵,新闻,网络,还有口碑宣传,华宇他们也都打出来了名气。找他们的病人也越来越多。

    “希望他们能快点接收些简单的事物。”看了看一个个好奇的学生,高山带着他们向肿瘤科走。

    前脚进医院,后脚就忙的晕头转向,对于医生来说是常有的事。医生真不是个轻松的活,连续熬几十个小时,刚准备回家休息,出门一个电话叫回来又是十几个小时的手术,这种事只要是手术室的,有几个没碰到过。

    中医看似轻松。实际要想做好也是一样的辛苦。

    接下来高山带着学生们到病房为病人施针,检查,询问,然后再做反馈记录,事无巨细的交代对方需要主意的事。

    碰到一些明显情绪压抑的病人,高山还会专门和对方聊会天,打消对方的顾虑和心理负担。

    看着高山明明忙的连喝口水的时间都没有,却还要为了让病人放下负担,口若悬河的说个不停。跟一大妈甚至拉了半天家常,生活里的柴米油盐酱醋茶那个都能说上半天也不厌烦。

    在结束查房回去的路上,一名学生没忍住的举起手。有些疑惑道:“院长,这样不是浪费时间吗?”

    “哦,为什么你会这么觉得?”高山脚步不停,被学生簇拥着缓缓走着。

    “作为医生,只要把病人的实际病情和我们能做到的治疗告知对方,不就能打消他们的顾虑,

    剩下的担心是人之常情,毕竟谁都恐惧直面死亡,只是为了打消这些担心,就浪费快半小时,要是每个病人都这样的话,我们就死累死也治不了几个病人。”人高马大的孙莽直接说出他的想法。

    “恩。”高山点了点头,没直接回答他的问题,而是对着周围的学生道;“你们都要向孙莽这样,有什么问题以后直接提问,别藏在心里,不耻下问都做不到还怎么学好知识?”

    “是。”听到高山的告诫,学生们不好意思的应道。

    “我呢,之所以要和那位阿姨聊天,是因为她的情况比较特殊。”高山为什么会浪费时间和对方拉家常,是因为他发现自从住院以来,从未见过阿姨的老伴,儿女也每次都匆匆而来,匆匆而去。

    每次看到别人老两口说着悄悄话,儿女在身边陪着,老人眼底就特别失落,变得更加沉默忧郁。

    “念不通则气不顺,气不顺则易衰,要是造成郁结,是不是治疗起来更加麻烦。”听高山说完,学生们若有所悟的点点头。

    “院长,你这观察的也太仔细了。”孙莽挠着头尴尬说道,好像是为自己先前的鲁莽判断而感到抱歉。

    “中医的诊断就是望、闻、问、切,看什么?看病人的病症,色、形、态来做出判断,情绪算不算?”

    “闻,是观察病人的气味和声色来做出判断,要是一个人整日唉声怨气,就是没病长时间也得生病。”

    “问,问病人的症状,发病原因,因何而起,日常症状,这点同样也包括心理状态。”

    “切,这点相信你们都知道,就是把脉了,也是医生了解病人身体情况最直观的方法,经验老到的医生只需几分钟,就能凭借脉象推算出病人的病症,可能出现过的症状,轻重缓急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