必威体育网站 > 乘龙佳婿 > 第一百八十一章 狗屁不通!

第一百八十一章 狗屁不通!

必威体育网站 www.santa-jp.com,最快更新乘龙佳婿最新章节!

    陆三郎被张寿当成绝世好学生向四周围展示了一圈,心里一片空白,唯一想到的,大概就是葛雍当初拿着张寿洋洋自得炫耀的情景。虽说他也很自信于自己的天赋,但因为张寿这个老师和他差不多大的年纪,所以他从来不觉得,张寿有朝一日也会变身成葛雍这幅光景。

    所以,当面对突如其来的质问时,陆三郎的第一反应是,他居然能成为张寿卖的瓜?

    看到陆三郎愣了一愣,张寿却不慌不忙地看向那个吏部陈主事:“如果我没记错的话,渭南伯只是私下托付,九章堂一群监生们没日没夜计算,大多数人甚至没踏出国子监半步。阁下真是好灵通的消息。”

    陈主事哪里肯上这种恶当,当下哂然一笑道:“张博士自己口风不紧,对半山堂的那些监生们泄漏了出去,那些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传得满世界都是,还来怪我消息灵通?”

    张寿笑吟吟地点点头道:“也是,陈主政连陆筑这个确实有天赋的九章堂斋长都不放在眼中,如三皇子四皇子这般年纪幼小的孺子,如张琛这样不过是顶着秦国公独子虚名的半山堂斋长,你自然更觉得不知天高地厚。”

    “我没这么说!”陈主事差点没被张寿这话给气疯,可随即就注意到了四周围众人的微妙表情,登时暗自叫苦。他习惯性地把半山堂当成那帮纨绔子弟混日子的地方,而顶尖的贵介根本就挂个名头连点卯都不去,却忘了如今因皇帝一番话,逃课的监生全都乖乖呆在了那!

    他立时改口说道:“总之,如今外头人尽皆知九章堂号称在为军器局解题,张博士又口口声声说陆尚书少公子各种好处,总不会想要说,你和他就毫无建树吧?”

    张寿制止了要开口说话的陆三郎,哂然一笑道:“敢问阁下,你知道军器局那个密匣搁置了多少年?”

    此话一出,刚刚屡遭挫折的陈主事登时心里咯噔一下。作为率先跳出来的先锋有一个坏处,那就是扛雷都得自己上!

    只要张寿愿意,把前头在军器局这个密匣面前折戟的人全都拿出来说,那么哪怕他和陆三郎师生确实解不出来,他这种外人指责他们,岂不是把前人一块带进去了?

    见陈主事登时进退两难,赵侍郎暗骂一声废物,最终还是决定亲自捋袖子上:“张博士这是觉得,你那些前辈们都束手无策,所以你和陆筑还有九章堂那些师生解不出来,那就理所当然?简直是笑话!你那些前辈,包括葛太师,全都循正途一步一个脚印上来的!”

    张寿神态轻松地看着这赵侍郎,仿佛听不懂似的,含笑不语。

    赵侍郎才不想管张寿是真的有恃无恐,还是在虚张声势,他只知道自己很生气,想要把这个站在那里就如同一道风景的年轻人和陆筑那个死胖子一块打倒,然后踩上一万只脚!

    他的声音几近咆哮:“你那些前辈们各有各的职司,不可能在一个密匣上耗费太多时光,可你的官职,你的地位,全都是承蒙皇上一次次恩赏才有的,你怎能不尽心竭力,粉身碎骨报答皇上的知遇之恩?你有的是时间和精力,就应该日以继夜去做!”

    面对这声色俱厉,占据了制高点的话语,张寿再次呵呵一笑,轻描淡写地反问道:“那么,赵侍郎是觉得,军器局中一个说不清楚到底装着什么的匣子,比秉承太祖皇帝遗志的就九章堂重要,比教导贵介子弟的半山堂重要?”

    “你这是强词夺理!”赵侍郎已经彻底看穿了张寿。毫无疑问,这家伙根本就是借着军器局的那个任务抬高九章堂,根本就不可能解得开!

    他使劲一甩袖子,拿出了当年做御史时的凌厉气势,转身深深对皇帝行了一礼,义正词严地说:“皇上,张寿一再虚词狡辩,混淆是非,足可见是欺世盗名之徒,他从前不过是凭着侥幸有了些小小功劳,根本不配妄为人师!”

    他顿了一顿,随即才拿出了自己预备多日,一直在等时机的一个杀手锏:“此前皇上因功加他翰林侍讲,詹事府左赞善一职,现如今臣恳请皇上,若是事实证明他对那密匣无能为力,请褫夺他这些官职!要酬功,天底下官职多的是,何必要寒天下读书人的心!”

    听出赵侍郎那险恶居心,哪怕陆绾其实根本谈不上对张寿有什么好感,可他已经请了人给自家胖儿子提亲,而且还是在御前提出的此意,根本就没有什么退缩的余地。

    他立时起身怒道:“赵瀚宣,你也配代表天下读书人?张博士这官职,是他甘冒奇险,擒拿叛贼,呕心沥血,破解密信换来的,倒是你自己这二十年官路仕途到底都干了什么,你自己心里清楚!别忘了想当初你巡抚宁夏的时候,逼反蒙古一部,险些乱了河套!”

    陆三郎今天第一次进宫,第一次享受到老爹护短,第一次看老爹和别的高官针锋相对,此时又是第一次看到老爹怒翻人旧账。因此,他只觉得今天这趟上朝简直是精彩极了,但不免有些遗憾自始至终自己都被护在后头,没什么说话的机会。

    可就在这时候,他听到了一声磬响,紧跟着,刚刚还充斥着咆哮和各种窃窃私语的奉天殿中鸦雀无声,紧跟着就是皇帝那懒洋洋的声音。

    “都够了没有?朕只不过是让你们议一议二皇子当街欺辱刘家女的事,你们倒是给朕离题万里,居然还翻起了不知道多少年前的旧账!陆筑,你家老师刚刚说了你这么多好话,你现在给朕说说,刚刚兵部侍郎赵卿所言,你怎么看?”

    陆三郎先是一愣,随即大喜过望。他轻蔑地斜睨了赵侍郎一眼,随即直截了当地说:“皇上恕臣直言,他那番话,简直狗屁不通!”

    就算陆绾知道陆三郎这脾气,此时见陆三郎竟然在御前这般粗鲁,他也不禁吓了一跳。而张寿更是以手扶额,心想陆三胖就是陆三胖,故态复萌的时候谁也拦不住!

    抢在赵侍郎和其他那些震惊的官员叱责之前,皇帝却饶有兴致地问:“怎么个狗屁不通?”

    “他那个吹捧成才子的儿子,连个连续加法连续乘法的快捷运算都不会,之前交到顺天府衙的三道题还是抄人家的,却还好意思指责我家老师欺世盗名,简直笑死人了!赵侍郎懂个屁的算经,十四环文字锁放在他面前他就只会干瞪眼,耍嘴皮子倒是溜!”

    陆三郎这人,有时候像油滑狡黠的死胖子,有时候也很容易被感动,甚至做出冲动的事,但很多时候,他是一块货真价实的滚刀肉。

    所以,痛骂过赵侍郎过后,他就直接扬起脖子冲人冷笑道:“解不开那个匣子,就要老师把之前皇上赏他功劳的那些官职撤回来?那要解得开呢?你这兵部侍郎让出来给他当?”

    他一面说,一面突然用极度不善的眼神瞪向了陈主事:“要是我们师生解得开,吏部这位陈主事是不是也可以把他的主事让给我这个九章堂斋长?是不是可以给九章堂其他日以继夜计算不停的监生们一个官当?站着说话不腰疼,哦,不对,羡慕嫉妒恨就不要找借口!”

    张寿不知不觉就想起了当时面试那一天,陆三郎那句自己蠢就不要找借口,忍不住莞尔。而他这一笑,终于成功把陈主事给激怒了。

    “黄口小儿,你要是能解开那个难题,我把这个兵部主事让给你当又如何!”陈主事说这话时已经彻底把心一横。你爹陆绾之前就罚俸半年是待罪之身,张寿更是根基不稳,我就不信你在忙着婚事的时候,还会专心致志做正事!

    见陈主事和陆三郎彼此互瞪,皇帝突然嗤笑道:“很好,是不是你们还想要朕做个见证!”

    话音刚落,一旁始终都在看热闹的勋贵队列里,渭南伯张康却突然慢吞吞地出列说道:“回禀皇上,臣倒想要请皇上做一个见证。臣昨夜见过陆三郎,他说,那密匣约摸能解开。”

    陆绾顿时大吃一惊,正要说定是陆三郎报错了信时,他那到了嘴边的话一下子就吞了回去。昨夜陆三郎悄悄带人出去了一趟,不知道去了哪,回来后就和张寿折腾到半夜,难不成是那时候的事?

    “哦?”皇帝这才真的眼睛一亮,“此话当真?”

    张寿看着呆若木鸡的陈主事,满脸阴霾的赵侍郎,当下爽快地说道:“能否请渭南伯把匣子送进来?”

    到底曾经是睿宗朝深受宠信的勋贵,张康虽说不能带着个沉重的匣子上朝,却早早就转托了司礼监秉笔楚宽。此时,楚宽就在众目睽睽之下,亲自捧着匣子进来,毕恭毕敬送到了御前。而皇帝接了就这么放在膝盖上,摩挲着那自己记忆犹新的纹理,最终笑着点了点头。

    “张卿做事果然是快。”

    “应该说,是渭南伯之前那些尝试没有白费。”张寿笑了笑,随即诚恳地说,“臣和陆筑等监生在计算之后,并没有实际在匣子上试过。所以但有差池,是臣之过,和他们无关。”

    “好!”皇帝想都不想就重重点头,“你且说来!”

    张寿轻轻吸了一口气,随即一字一句地说:“如果算法无误,这十四个字应该分别是青、尽、慈、克、炜、伦、黎、辰、菜、聆、念、习、伤、庶。”

    皇帝熟稔地快速拨动着十四环文字锁的转盘,当拨动出最后一个庶字时,在这鸦雀无声的大殿内,站在前排的不少高官大佬都听见了轻微的咔嗒一声,紧跟着,纵使排位靠后的人,也听到了皇帝那一声笑,紧跟着便是一句明白无误的赞许:“很好,这匣子终于打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