必威体育网站 > 时光交换20年 > 第69章 少女时代2

第69章 少女时代2

必威体育网站 www.santa-jp.com,最快更新时光交换20年最新章节!

    装了这么多年的精英女性,一声吴春花,"啪"就被打回了原形。

    "干杯!一醉方休!"

    喝酒的间隙,尹箫鹏被倪半仙推到舞台上,要求献唱一首。尹箫鹏唱了一首杨宗纬的《这一路走来》,唱者无心,听者有意。唱着唱着,台下好几双眼睛,悄悄潸然泪下。

    从来不是他们刻划的那种样子

    不是谁的王子

    讲不出煽情的字

    在喧嚣的王国

    守护自己的寂寞

    门外惊心动魄

    门里我泰然自若

    这一路走来

    说不上多辛苦

    庆幸心里很清楚

    是因为还有那么一点在乎

    才执着这段旅途

    这一路走来

    还忍得住孤独

    一个人聊胜于无

    在滚滚浊世绝不把梦交出

    尽管过程多残酷

    心偶尔酸酸的

    渗出泪水咸咸的

    总有某个时刻

    碰触爱是暖暖的

    心里一直有你

    为了你我不放弃

    曲折忐忑崎岖

    总有一天都抚平

    ……

    越爱的越束手无策

    越痛的越铭心深刻

    谁来了谁走了

    谁在天地间不舍

    这一路走来

    难免有些糊涂

    难免会把谁辜负

    我们是漂浮沧海中的一粟

    有什么不能让步

    这一路走来

    什么都不算数

    如果没你的祝福

    一步又一步在人生中过渡

    谁会懂谁的全部

    这一路走来总最怀念

    最初的坦白

    我这一路走来

    扬起漫天的尘埃

    吴笛注视着台上的尹潇鹏,这些年他也该历经了沧桑吧?嘿,老少年,好久不见。

    有些话不用说,吴笛从尹箫鹏的眼神里也能读懂,他那明媚光亮背后,明明藏着无边的寂寞。可这寂寞来自哪里,因何人何事而起,这20年的离别,让她对他的了解显得如此单薄,到底是陌生了。

    时间就像一条跨不过去的大河,把两个人隔开在河的两岸。一朝重逢,你以为你能再次抵达对方,但其实最多不过隔岸相望。

    尹箫鹏唱完,台下跟着起哄,"二哥,二哥!"地叫个没完,吴笛硬是被拖上台唱了首陈慧娴的《人生何处不相逢》。

    随浪随风飘荡

    随著一生里的浪

    你我在重叠那一刹

    顷刻各在一方

    缘份随风飘荡

    缘尽此生也守望

    你我在重望那一刹

    心中有泪飘降

    纵是告别也交出真心意

    默默承受际遇

    某月某日也许可再跟你

    共聚重拾往事

    无奈重遇那天存在永远

    他方的晚空更是遥远

    谁在黄金海岸

    谁在烽烟彼岸

    你我在回望那一刹

    彼此慰问境况

    比起佟丽莎20年的陪伴而言,想念和回忆真的不算什么。

    吴笛唱完,不禁在心里轻笑一声,倪半仙又大大咧咧跑过来把她拉到了舞池里。

    摇摆、旋转,光影、迷幻。

    "嗨!我是17岁的吴春花,38岁的吴笛,见到你很高兴。"

    这一天终于到来,自己和自己相遇,自己和自己交谈,自己和自己舞蹈。20年后的自己会告诉17岁的自己,跌倒了不要害怕,继续向前走,总会找到属于你的方向。17岁的自己会告诉20年后的自己,受伤了也请大声哭出来,虽然已是大人,无法在人前掉眼泪,那就在黑夜释放所有的不甘和委屈,然后轻装上阵奔向明天。

    亲爱的少女:"让我抱一抱20年后的自己。"

    亲爱的阿姨:"让我抱一抱20年前的自己。"

    男人的直觉有时候也是很准的,自从上次送吴笛回家看到Leo吃飞醋的样子后,郁非就如鱼刺在喉,生怕哪一天吴笛宣布自己和Leo在一起了。心里越是害怕,就越是盯得紧,一天二十四小时,巴不得每十分钟一条信息,每半小时一通电话,每天约会两次。

    "喂,你烦不烦啊?"

    从来没被哪个男孩子主动热烈追求过的欢仔,对这事一点也不敏感,完全不能领会郁非心里的小九九。

    欢仔把印有"GR娱乐"logo的餐巾纸,拍了一张照片发到朋友圈,说了一句:谢谢某人,不具名的爱。设置了仅郁大侠可见,但郁大侠一直没有点赞。

    等一个人点赞,心里却生出了意外的怦然。

    趁吴笛跑去重温青春,欢仔则偷偷跑去找街头乐队排练新歌,从练歌房出来,正好撞进郁大侠的怀里。

    盛情难却,欢仔又被郁非拐到了小酒馆。喝着小酒,欢仔已经有些习惯大人的做派,即便置身声色犬马,酒池肉林,也言行自如。反倒是郁大侠变得很有分寸,口口声声强调:"小酌怡情"的鬼话。

    欢仔试探性地问过吴笛:"如果要找的话,会考虑郁大侠吗?"吴笛的回答很坚决:"不会!"

    "为什么?老女人应该对小年轻没什么抵抗力吧?"

    吴笛轻蔑一笑:"你懂什么?没感觉就是没感觉。"

    对一般女人而言,爱情是什么?无非就是怦然,呵护和花。这三样之中,郁大侠占了两样,对吴笛爱护有加,也超爱送花,但唯独怦然这一样最要命。

    哎,欢仔默然叹息。真替郁大侠惋惜,想想郁大侠这样一个热血青年,放在同龄婚恋市场里面,搞不好还是个香饽饽,却偏偏钟情于姐弟恋。

    "喂,想什么呢?"

    "我在想,你要不接受白乔恩吧,我看你俩挺般配的喔!"

    郁大侠一口威士忌喝到一半,差点被气得呛出一口老血。

    郁大侠的内心正遭受着一万点暴击,扭头却看到"欢仔"穿着校服在台上唱歌。

    "嘘,快把头低下!"

    他正准备挥手打招呼,却被欢仔狠狠拍了回去。

    这还是欢仔第一次听妈妈唱歌,没想到向来反对她唱歌的妈妈,其实唱歌也不赖呢。总而言之,今晚的妈妈,完全是另一个样子。

    妈妈的少女时代是什么样的呢?欢仔不禁留下来偷看了好久。原来妈妈也可以这么疯,这么可爱,这么肆无忌惮地跳舞唱歌喝酒。她不再是那个只会板着脸工作,对她大呼小叫的女魔头。

    妈妈也曾青春过,她的青春是被谁偷走了?是岁月,也是我啊。

    想到这里,欢仔揉了揉眼睛,眼眶有些湿润了。

    "妈!我们一起跳!"

    欢仔走进舞池,从后面拍拍吴笛的肩膀,吴笛回头惊讶万分:"你怎么也在这儿?"

    "今晚,我们都是17岁!"

    欢仔对着吴笛的耳朵大声说。两人相视一笑,便一起随着音乐摇摆了起来。

    "妈,我以前怎么没发现你这么会跳舞?"

    "傻丫头!你不知道的还多着呢,你妈我要是没点秘密招式还怎么闯荡江湖--"

    和妈妈的17岁不期而遇,这大概是今晚最大的收获。欢仔躺在家里的床上,这样想着想着就睡着了。在梦里,她还是被一条饿狼追啊追,只是这次幸好碰到17岁的吴笛在悬崖边上等她,并且已经备好了飞行器,两个少女乘着飞行器腾空而起,碧海蓝天,前方一片坦途。

    "妈,原来你少女的时候做过飞行员喔?"

    "少屁话,带你飞了十几年,现在才发现这个惊天大秘密,没良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