必威体育网站 > 与你寄余生[娱乐圈] > 79.番外(四)

79.番外(四)

必威体育网站 www.santa-jp.com,最快更新与你寄余生[娱乐圈]最新章节!

    此为防盗章(防盗比例60%), 爱我请支持正版么么哒!  不过姜画却清晰地闻到了对面男人身上青茶味的男士香水。

    姜画的眉头皱得更深了。

    她从小就有些轻微脸盲,对常年不见的熟人多多少少都会有些认不出来, 但是她却对声音很敏感。

    尤其还是这么一道颇具特色的声音。

    姜画不需要抬头去看他的脸, 也知道这个叫她“小师妹”的人是陈奥。

    如果不是乍一听到陈奥阴柔的嗓音, 姜画几乎都快忘记大一刚入学时的噩梦了。

    陈奥是年初凭着一部少女心爆炸的偶像剧男一号一夜成名的当红流量小生, 也是姜画表演系同专业的学长,当年姜画大一的时候他刚好大四。

    按理说隔着这么几个年级, 两个人本来应该没什么交集,可是姜画却莫名其妙被陈奥盯上。

    那个时候新生入学需要办一堆乱七八糟的入学手续,而陈奥恰好在学工部勤工俭学。

    姜画记得她当时拿着一堆写满自己信息的资料交给他时陈奥盯着她看了好几眼, 虽然有些不舒服,但姜画想到他可能是在确认是否是本人, 便也没说什么。

    然而她没想到的是, 三天后居然在女生寝室的楼下又见到了陈奥。

    陈奥堵在姜画去上课的路上, 盯着姜画笑得有些瘆人,姜画对陈奥的印象并不好,总觉得他眼神看起来有些阴暗。

    见姜画眼底有些厌恶,陈奥不在乎地舔舔唇,靠近姜画,“做我女朋友!”

    并不是疑问的语句。

    姜画皱眉,别说是交往,就连朋友她都不想和陈奥这样的人做。

    她不动声色地拉开和陈奥的距离, 回绝他:“抱歉, 我不想。”

    说罢就绕开陈奥跑开了, 可是心里却没底,直觉告诉她陈奥这样的有些偏执的人一定不会善罢甘休。

    姜画想的没有错,从那天开始,每天只要她一出门就能看见陈奥在外面等着她,然后就不远不近地跟着她,像是个幽灵。

    而且很快陈奥就不满足于这样的方式了,他从姜画的个人信息表上知道了她所有的联系方式,姜画每天都会接到好几个骚扰电话以及很多莫名其妙的短信,短信里尽是些污言秽语。

    姜画那一段时间几乎被陈奥缠得神经衰弱,稍有一点风吹草动就绷紧神经。

    有一次晚上她参加学生会的例会,回寝室有些晚了,活动室到寝室的路又有些偏,没走一会儿姜画就感觉到后面有一阵越来越明显的脚步声。

    她下意识想跑,结果还没来得及抬脚,手腕就被人抓住,一把拖到路边的石凳上摁住。

    黑暗里陈奥阴森森地看着她,像是一只看到猎物的野兽,“你迟早会是我的。”

    姜画拼命挣扎,陈奥简直是个疯子,幸好当陈奥准备撕她衣服的时候姜画的手机的突然响起来,姜画趁着他怔愣的瞬间一脚踢到他身上然后头也不回地逃跑了。

    这件事之后姜画彻底崩溃,回家休息了好长一段时间,是姜成峰告诉她他已经让陈奥彻底从学校里消失了,姜画才回去继续读书。

    可是之后即便陈奥消失了,姜画很长一段时间依然觉得有被人跟踪的感觉。

    想到那些陈年往事,姜画心里的恐惧一下子冒了出来,她慌乱地想要往后退一步,离陈奥这个危险的人尽量远一点。

    然后陈奥却先她一步抬手握住她的肩,不给姜画动弹的机会,姜画被吓得尖叫了一声。

    他微微低头,轻轻扬唇:“小师妹不会不记得我了吧?!”

    “陈奥你放开我!”

    姜画控制不住地开始发抖,有些惊恐地看着陈奥,不知道他想要干什么,心底升起那种被缠住的熟悉的无助感。

    陈奥抬起一只手有些粗鲁地挑起姜画的下巴,放轻了声音:“别怕啊小师妹,我不会伤害你,你知道的我有多喜欢你吗?从见到你的第一眼就再也看不到其他女人了。”

    姜画瑟缩了下,开始挣扎,想要躲开陈奥有些恶心的触碰,但奈何男女力气的悬殊,她的反抗在陈奥看来根本无济于事。

    她绝望地闭了闭眼,结果下一秒,姜画就听到一声皮肉相撞的闷响声以及一声有些痛苦的闷哼。

    然后一道有些大的力握着她的手腕将她往后拖了两步,护在身后。

    鼻间陈奥男士香水的味道淡了不少,取而代之的是一股让人安心的味道。

    她小心翼翼地睁开眼,入目的是男人宽阔的后背,她微微仰头,有些出神地看着傅斯寒的后脑勺。

    “傅斯寒……”

    姜画承认,这一瞬间傅斯寒的出现给足了她安全感,她没由来地相信有傅斯寒在这里她一定不会有什么事。

    听到小姑娘叫自己的名字,以为她是害怕了,傅斯寒握着姜画手腕的手轻轻摩挲了下,安抚她:“别怕,没事了。”

    “你是谁?”陈奥摸了摸刚刚被傅斯寒揍的嘴角,死死盯住傅斯寒和姜画肌肤接触的地方,眼里的情绪越发的阴郁。

    傅斯寒看了他一眼,薄唇轻启:“垃圾不配知道我是谁。”

    他微侧头看了姜画一眼,吩咐她:“闭上眼睛,别看。”

    姜画乖乖听话。

    陈奥当初缠了姜画好几个月,发现她就是看着软心里其实有些硬脾气的,还从没见她对哪个人如此的言听计从。

    姜画和傅斯寒的亲密在陈奥看来格外刺眼。

    但是傅斯寒根本没给他发泄愤怒的机会,在确定姜画已经闭上眼后,松开握着小姑娘手腕的手,毫不客气地拎起陈奥的衣领。

    下一刻,傅斯寒毫不手软地将拳头尽数落在陈奥身上,陈奥被打得根本没有一点反击的余地。

    傅斯寒狠狠地瞪着陈奥,恨不得将他刚刚碰到姜画的脏手给折了。

    “欺负女人算什么本事?既然你不会做个人,那今天就好好教你!”

    姜画一直听话地闭着眼,只是耳边全部都是拳头砸在皮肉上的闷响声,两个男人打架,傅斯寒并不一定能占到上风,她难免有些担心傅斯寒。

    这边打斗的动静越来越大,惊动了火锅店的服务员,姜画隐隐听到后面有脚步声传来。

    傅斯寒虽不是演员、明星那种需要时常出现在镜头前面的人,可他是个名导演也是个一定程度上能代表傅氏娱乐形象的市场总监,多多少少也是个公众人物。

    今天傅斯寒是为了她出头,如果他打架的事情被有心人传到网络上然后被那些不分青红皂白的键盘侠指摘,姜画觉得自己一定不会心安。

    再也憋不住,姜画睁开眼,入目的就是陈奥被傅斯寒揍得几近站不起来的画面,有一瞬姜画甚至觉得傅斯寒可能会打死陈奥。

    姜画回头看了眼,已经有服务员小跑着拐进走廊跑向这边。

    心里有些着急,姜画来不及细想,毫不犹豫地上前一把抱住傅斯寒还要落在陈奥身上的拳头,抱着他的胳膊将人往走廊的另一边拖。

    傅斯寒愣了下,看着小姑娘焦急的神色,瞬间敛了浑身的戾气,然后顺着姜画跟她往前跑。

    这条路是通往卫生间和火锅店后门的,姜画也不知道怎么想的,直接带着傅斯寒拐到了通往洗手间的走廊,推开了那篇有些厚重的木门。

    傅斯寒看得清清楚楚,两个走进的门外挂着一块写着“woman”的牌子。

    傅斯寒:“……”

    好在此时卫生间里并没有其他人。

    姜画似是并没察觉到有什么不妥,也没注意到傅斯寒脸上的表情有些僵硬。

    她将耳朵贴在门上,认真听着有没有人追过来。

    “你在干什么?”

    傅斯寒看着姜画做贼心虚的样子莫名觉得好笑,拉着她纤细的胳膊将人从门后拉到自己面前。

    姜画还在担心会有人跟过来,她将傅斯寒往里面推了推,站在一个视野死角朝他做了个小声点的手势。

    “你讲话不要那么大声!”

    因为姜画说话的时候压低了声音,似是怕傅斯寒听不见,她还凑近了些,所以傅斯寒一低头,唇瓣就碰到了姜画的发丝。

    也不知道小姑娘用了什么洗发水,傅斯寒觉得呼吸间的香味清清淡淡的,又带着一丝甜,就和姜画给人的感觉一样。

    姜画也察觉到了头顶有一点不同寻常的触感,她抬头,光洁的额头一下子撞到傅斯寒的下巴上。

    傅斯寒:“……”

    听到傅斯寒疼得倒吸一口凉气,姜画有点尴尬:“傅导,你没事吧?”

    傅斯寒轻嗤了声:“你也不是第一次了。”

    姜画:“……”

    看姜画被怼得说不出话,傅斯寒好心情地抬手揉了揉下巴,看向洗手台旁的镜子,两个人站得近,这个角度看过去,姜画就像依偎在他身边。

    他轻笑了声。

    姜画疑惑地看了他一眼,“你笑什么?”

    傅斯寒没直说,而是指了指镜子,“你知道你带我来的地方是哪里吗?”

    姜画一下子顿住。

    这里是女厕所!

    而她拉着傅斯寒进了女厕所!

    姜画觉得她二十一年的生命中没有比现在更尴尬的时刻了。

    然而她还没来得及解释,下一秒洗手间的门就被人推开。

    姜画听到傅思眠的声音从门口传来,“姜姜,你在吗?你没事吧?”

    姜画有些傻眼。

    几乎是在傅思眠话音落下的一瞬间,她拽着傅斯寒的手将他推进一个隔间里,然后关上门,故作淡定地走到门口。

    傅思眠关切地看着因为紧张脸色红扑扑的人,问她:“你怎么来洗手间了这么久?傅总也半天没回去。”

    姜画轻咳一声,余光心虚地瞥了傅斯寒所在的隔间一眼:“我有点拉肚子,至于傅总……我刚刚看到他好像在后门那边抽烟!”

    她倒不是个经不起批评的人,学校里有个教表演的老师,叫宋铭,也是姜成峰多年的好友,对姜画格外严厉,前两年上他的课姜画没少被批评过。

    姜画自己也知道,虽然《藏北之巅》收获了不少好评,但她的演技依然还欠不少火候。

    可是傅斯寒的否定就像一根针,扎进细嫩的肉里,让她觉得没由来的难受。

    “你以为在这儿坐上一晚上角色就是你的了?”

    低沉的声音钻入姜画的耳朵里,她蓦的抬头,就看见傅斯寒站在试镜室门口,修长的指间夹着一根猩红的烟。

    姜画不太闻得来烟味,轻轻皱了皱眉。

    她垂眸,声音极轻:“不是。”

    一根烟还剩一半的长度,傅斯寒直接抬手,将烟在墙上碾灭,走到姜画面前,居高临下地看着她,“那你坐在这儿装什么可怜?”

    傅斯寒也不知道今天自己是怎么了,只要看到姜画稍微露出点委屈的情绪,他心里就烦躁得不行。刚刚他在电梯口站了半天也没见到人出来,走回来一看,就看见她缩成一团坐在地上,像是被谁欺负了一样。

    “我没有。”姜画的声音大了些,有些不服地看着傅斯寒,“我什么时候装可怜了?”

    “没有最好。”傅斯寒哼笑。

    姜画极轻地“哼”了声,双手撑在地上站起来,绕开傅斯寒往门口走。

    走了两步,她忽然转身,神色认真地看着傅斯寒,一字一顿问他:“我真的演的那么差劲?”

    姜画的话锋转得太快,傅斯寒反应了几秒,才意识到姜画应该是误会了他,以为他刚刚离开是因为不满她的表演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