必威体育网站 > 引虫人 > 第四百零三章 魅音

第四百零三章 魅音

必威体育网站 www.santa-jp.com,最快更新引虫人最新章节!

    我说完就观察着齐嫣的表情,她的脸色煞白一片,双眼中尽是一种茫然和惊恐,我暗暗叹了口气,能够理解她此时的心情!

    这就好比,一个始终坚信自己是猎人的人,有一天忽然惊讶的发现,自己才是人家口中的猎物!

    这种位置互换带来的冲击和失落,是很难想象到的!

    好在,我前不久拜她所赐,也经历过这种巨大的心态转变,这时便点了根烟咂吧了两口,塞到她的嘴中!

    齐嫣下意识的抽了两口,呛得咳了好半晌才六神无主的对我道了个谢,自嘲到:“有句话叫风水轮流转,我以前根本不相信,没想到原来是真的!颜知,谢谢你,如果不是你,我可能还被蒙在鼓里......”

    我默默地摇着头:“用不着谢我,以你的聪明早晚会发现这件事的,我只不过是提前帮你戳破了!”

    “我想,咱们接下来,已经没有继续讨论的必要了!孙勇既然和佛主是同一条阵线的,那所有的谜题都有了答案!”

    “阿大口信中的奴仆,指的就是他!什么失踪和尸体被盗,应该都是他和佛主一起搞的鬼!”

    孟甘棠也沉着脸,说道:“难怪,咱们刚到地狱之门前,他就急不可耐的率人进来探路了!原来是为了与佛主他们会合,可他干嘛要偷走大猛和小唐的尸体呢?”

    我说:“这个问题目前还弄不清楚,但我觉得应该和那种云鬼有关!或许,他们需要大猛他们尸体中的那种怪物做什么事!”

    “眼下,最关键的问题是,孙勇入谷大约是在前天中午,我们又没有发现他的尸体,也就是说他和佛主已经会和了!”

    “可是,我和老土匪刚刚在帐篷中有了点发现,这个营地似乎在两个小时前还有人活动,里边的东西都很整洁!但你看看桌子上的这些灰,死亡谷环境湿冷,最少在俩天以上,才能积下这么多灰,时间上似乎又有些矛盾!”

    齐嫣缓缓冷静下来,说道:“不一定!你别忘了,大猛他们尸体被人偷走,是在昨天晚上发生的!这也就证明,起码在昨天晚上,张启玄他们还在这片区域有过活动,帐篷之所以显示非常干净,很可能是由于他们休息过!”

    我点点头,齐嫣的这个说法有一定的道理,但时间还是对不上!

    不过,死亡谷本就诡异绝伦,发生在古怪的事情似乎也在情理之中,我们目前要面临的是另外两个问题:佛主他们去了什么地方?他们来此的目的又是什么?

    对于这一点,孟甘棠倒有些见解,她迟疑道:“小哥口信上,不是提到了一座供奉眼睛的古城吗?佛主他们很可能就是为了那座古城而来,眼下或许就在咱们前方的某个位置进行搜查,或者已经进了那座古城!”

    我倒是没想到这一点,闻言就忙抬头看向前方,目光的尽头处隐约出现了一条气势宏大的河流,应该就是贯穿峡谷的那陵格勒河!

    然而,谷中地势一眼可尽!

    我用望远镜远眺了一下,整个死亡谷前方漫长的峡谷线,虽有些起伏波澜,但根本没有什么城市的踪影!

    而且,越往前,那陵格勒河的河面便愈发宽阔,根本不可能形成什么古城,让我不禁有些迷惑!

    这时,老土匪拎着枪垂头丧气的沿着龙脊回来了,开口就骂道:“晦气,真他娘的晦气,前边除了些树啊草啊的,连根鸟毛都没有,老子还想换换口味呢!咦,你们三个怎么了,一脸的倒霉相,死了爹了?”

    我骂了他两口,便将刚才分析出来的情况大致的给他讲了一遍!

    谁料,老土匪听完就直咧嘴,幸灾乐祸的望着齐嫣,奚落道:“有意思,太有意思了!小娘皮,你们那洛长老不是无所不能吗?咋了,连自己被人算计了都不知情,看来也不过如此嘛!”

    齐嫣愤怒的瞪着她,张了张口看样子是想骂他,但突然不知什么意思的又纳口不言,‘哇’的一声,蹲在地上放声大哭:“你们,你们欺负人,我又没惹你们,你们,你们干嘛要一直针对我啊!”

    我完全被打了个措手不及,恼怒的踹了老土匪一脚,手忙脚乱的安慰道:“我说你这大妹子,哭什么哭啊?你扪心自问,我们什么时候欺负你了?老土匪不就随口一说嘛,我让他给你道歉行不行?”

    然而,我不说还好,一开口齐嫣哭的更厉害了,那份伤心委屈的劲儿,不知情的人见了,还以为我把她怎么样了?

    我急的乱了分寸,瞧见孟甘棠一脸看戏的模样抱着两条胳膊,登时就气不打一处来,郁闷到:“愣着干啥,快他娘的过来劝劝她啊!你们这些娘们我真搞不懂,老土匪也没说她啊,哭个什么劲?”

    孟甘棠风情万种的白了我一眼,啐道:“真是块榆木疙瘩!行了,你们俩先走吧,这里交给我了!”

    我闻言如蒙大赦,叫上老土匪心有余悸的离开了遮阳棚!

    老土匪夸张的擦了擦头上的急汗,很是纳闷的问我:“喂,臭小子,我刚才说错什么话了?”

    我没好气的说:“你问我,我他娘的问谁去?这女人脑子构造和咱们不一样,你以后注意点,可别在招她......”

    老土匪傻愣愣的点着头,帮着我把无烟炉架在地上,把水壶放了上去,俩人此时都累的不轻,谁也没有说话的兴趣,就那么直勾勾的看着青蓝色的火焰!

    过了会儿,水被烧开了。

    老土匪又流着哈喇子,将泡在水里开始发胀的肉干放在火上烤,那种怪味简直能把人熏晕,恶心的我直骂娘,你他妈正常点好不好,这是肉干又不是大猪蹄子,烤了还能吃吗?快拿下去,什么味啊!

    老土匪非但不听,反而鄙视道:“你小子懂什么,老子这叫享受生活!阿叔在老家的时候,最喜欢让小玲子给我做这种烤腊肉,那滋味,他娘的简直绝了!唉,小玲子没在,只能让我亲自动手了!”

    我知道他说的是美玲,可谁听说过腊肉还能烤的?这老土匪可真够重口味的,我硬着头皮呆了会儿,实在忍不了那种又腥又臭的怪味,给自己饭盒放了几片压缩饼干,倒了些开水后就钻进了帐篷!

    一碗怎么看怎么倒胃口的饼干糊糊下肚,倦意立刻上涌,我打起精神往外瞧了瞧,发现齐嫣和孟甘棠也进了对面的一顶帐篷,再也忍不住就闭上了眼睛.......

    就在我迷迷瞪瞪的快要睡着时,恍惚间听到一道幽幽的声音,好像有个很熟悉的声音在叫我:“小坏蛋,快醒醒......”

    我一下惊醒,只有孟甘棠才会这么叫我,下意识的以为她出什么事了,正打算往外跑,那声音又在脑中响起:“是我,别出去!”

    我一个激灵,顿时停下身来,反应过来,原来是空行母在叫我!

    于是,我便松了口气,小声道:“吓死我了!你以后开口前能不能打声招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