必威体育网站 > 我老公管我超严的 > 405:我要999次求婚

405:我要999次求婚

必威体育网站 www.santa-jp.com,最快更新我老公管我超严的最新章节!

    陆宴北径直把苏黎抱进了自己的办公室。

    经过外面大厅的时候,魏寻也在,见着此情此景,他非常配合的低下头去,假装工作,对所有撒糖画面视而不见。

    苏黎没想到陆宴北在公司竟然这样没遮没拦,这一路她都没少听到有员工在悄悄议论着他们。

    苏黎羞赧,在说不动陆宴北的情况下,她干脆像只鸵鸟似的,把头埋进了陆宴北的胸膛里。

    小手揪着他西装领口,把脸蛋挡得严严实实的。

    这样别人也就看不到她了。

    苏黎埋在他的胸口中,心脏却跳得很快。

    他的胸膛非常硬朗结实,还温温热热的,不消几秒,就将苏黎的颊腮也染得滚烫起来。

    鼻息间,尽是他身上那好闻的龙涎香。

    耳畔间,是强而有力的心跳声,却不知是他的,还是自己的。

    有那么一瞬,苏黎甚至都有些舍不得从他怀里钻出来了。

    然而,却根本不容她留念,一进办公室门,陆宴北就将她搁置在了长形沙发上,动作甚至还有些粗鲁。

    苏黎在沙发上颠了一下,倒在靠背上,不满的看着他。

    陆宴北却已经径直走去了自己办公桌前。

    苏黎问道:“你干嘛抱我来这呀?”

    陆宴北拉开抽屉,从里面取了一瓶喷雾药剂出来,一言不发的走到了苏黎跟前。

    他把药剂扔给苏黎,“喷脚上。”

    苏黎看了眼那药剂,却没喷,只放到一旁,“算了吧,反正扭得也不算太严重,揉一揉说不定明儿早上醒来就好了。”

    陆宴北略微不满的皱眉,“你当自己是小孩吗?”

    “我真不喷。”

    苏黎坚持。

    “你这样一撅一拐的,回家怎么带孩子?”

    “……”

    说来说去,他关心的并不是她的伤情,而是他两个孩子。

    苏黎有些小怨念。

    嘴巴撅得老高。

    见苏黎还是没动,陆宴北微扬眉梢,“非得我亲自来?”

    “不是……”

    苏黎仰头,委屈巴巴的看着他,终于道出了实情,“我现在是孕妇,不能随便用药的。”

    苏黎一句话,让陆宴北当场噎住。

    他冷峻的眉峰拧作一团,眸仁盯着苏黎红肿的脚踝,深邃的眸底寒光更甚。

    “那你就疼着吧!”

    陆宴北冷漠的说完,转身,自顾坐回了自己的办公桌前去,埋头工作,没再理会沙发上的苏黎。

    苏黎看着对面的男人。

    怎么回事?为什么她感觉,陆宴北好像是突然就生气了?

    可他生什么气呢?觉得自己浪费了他一片好心不成?

    苏黎发现自己竟然有些读不懂他了。

    也是,那张扑克脸上一点情绪都不露,又怎么让人猜得透他的心情嘛!

    陆宴北确实很生气。

    可连他自己也没弄明白他生气的点在哪里。

    因为她受伤?

    因为她怀孕?

    还是因为她不肯用药?

    又或者,是因为她为了肚子里的孩子,哪怕受了伤,却也不舍得给自己用药?

    陆宴北抬起眼皮,不露痕迹的瞥了眼苏黎隆起的小腹,又看了眼她脚上的伤,心中更加郁结难散。

    她肚子里的孩子真是陆辰九的?

    她就那么在意这个孩子?

    她在意的到底是这个孩子,还是这个孩子的父亲?

    可无论她在意什么,又跟他有什么关系?他现在为什么要坐在这纠结这些东西?

    陆宴北冷峻的眉峰越敛越深。

    可最后,到底忍不住,抓起旁边的手机,打开微信,找到林演尧的对话框,给他编辑条短信过去。

    很快,“叮——”的一声,手机有了回信。

    陆宴北看了眼林演尧给的答案,想了想后,把手机丢给了对面沙发上的苏黎。

    苏黎接了个正着。

    她一头雾水的看着对面阴晴不定的男人。

    “自己看。”

    陆宴北脸色始终很差。

    苏黎这才拿起他的手机看了一眼。

    见到微信里的对话内容时,她还愣了许久。

    信息是陆宴北问林演尧:“五个月的孕妇能不能外敷XX白药喷剂?”

    林演尧的回答是可以。

    短信内容非常简单,却实在。

    实在到,让苏黎感觉心窝子里暖融融的。

    她忍不住笑了笑。

    其实,他还是那个他吧!

    无论他外表看起来多冷,可其实,心底仍旧装满着一池暖人的温水。

    “你笑什么?”

    陆宴北察觉了她嘴角的那丝笑意。

    他脸上神情多了几分不自在。

    “我心情好,笑笑都不行?陆总,你不觉得你太专制了?”

    “不觉得。”

    某人回答得一本正经。

    可苏黎却笑得更开了。

    她笑起来的时候,眼睛里像缀满着星星。

    不知怎的,仿佛是被她的笑意感染了一般,陆宴北竟觉自己的心情一瞬间好像也好转不少,冷凝的面庞逐渐缓和了些分,“把药喷上,自己揉揉,淤气散得快。”

    “哦,好呢!”

    这回苏黎终于乖巧的应了。

    陆宴北好看的剑眉不由自主的舒展了些。

    苏黎给自己受伤的脚踝喷好药剂,又俯下身,自己揉了揉。

    一边揉,一边随口道:“其实这个脚踝从前也扭伤过,这已经不是第一回了。”

    陆宴北丝毫不给她面子,一边敲击着键盘,一边毒舌的损她道:“足以证明,你的智商很令人堪忧。”

    “我要跟你聊的不是这个点!”

    果然,好不过两秒钟!

    苏黎真快要被他气死了。

    陆宴北瞟了眼腮帮子鼓鼓的她,“那你想聊什么?”

    “我想说,我从前扭伤脚的时候,都是你替我上药,替我揉伤的。”

    “……”

    陆宴北看着她。

    安安静静的盯着她的脚踝看着,漆黑的眼底敛着及其复杂的情绪。

    似震惊,似讶然,似难以置信,似嫌恶……

    总之,每一份情绪是让苏黎心里舒坦的。

    “不可能!”

    盯完之后,他下结论,“我堂堂陆宴北,会给一个女人揉脚?”

    说着,他又嘲讽的嗤笑了一声,“太离谱了!”

    苏黎:“……”

    这不可一世的回答,真是让她好笑又好气。

    苏黎懊恼的把手里的喷剂砸到陆宴北怀里,气呼呼道:“陆宴北,我告诉你,就你这直男癌的态度,信不信我让你孤独终老,单身一辈子!”

    药剂忽而砸进怀里来,陆宴北还懵了一下。

    抬头看苏黎,回味她刚刚的那番话,不屑的嗤笑一声,“你让我孤独终老?好狂妄的口气!”

    “那可不!”

    苏黎撑着双手,从沙发上站起身来,一撅一拐,拖着受伤的腿走近陆宴北的办公桌。

    她伏在他的桌上,身体往前探,靠近他,“你都已经是两个孩子爸了,你觉得还有女人会真心诚意嫁给你?”

    陆宴北好笑的冷嗤了一声,不作答。

    不作答,就是最好的回答。

    对她的话,最好的蔑视。

    好吧!苏黎也觉得自己这话是有些立不住脚,她又换了种说法。

    她手撑头,托腮,“陆总,你觉得有我在,我那一双儿女,会允许他老爸娶我之外的其他女人吗?我要不肯嫁,你不还得孤独终老?”

    陆宴北盖上手中的文件,冲苏黎露齿笑了笑。

    不过,明显是皮笑肉不笑,“我突然觉得孤独终老其实也还蛮不错的。”

    可不!

    比起娶她,确实是蛮不错的了!

    苏黎气得吹胡子瞪眼,“你最好记住你今天跟我说的这番话,将来你要不跟我求999次婚,我是绝对绝对绝对不会嫁给你!”

    “等我娶你?”

    陆宴北好笑。

    伸出手,轻轻拍了拍她被气得通红的脸颊,扬了扬眉梢道:“醒醒,大白天的,别做梦了。”

    “……”

    混蛋!

    可偏偏这一刻,不争气的苏黎,看着陆宴北嘴角露出的那抹笑容,她竟然觉得……好好看!

    还有他拍自己脸颊的这个动作,她竟然中邪的觉得……

    好TM酥,酥炸了!

    苏黎觉得,自己没救了!

    彻彻底底的没救了……

    她看着跟前冲她笑着的陆宴北,脸蛋儿红得像煮熟的醉虾。

    又红,又陶醉。

    可陆宴北却还以为她是生生被自己气成这样。

    作者有话要说:哭唧唧,陆总,好心提醒您,虐妻一时爽,追妻火葬场,999次求婚走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