必威体育网站 > 官程 > 第611章 未现

第611章 未现

必威体育网站 www.santa-jp.com,最快更新官程最新章节!

    刘潇然显然没见过外面的客人,见自家老板没有感到突然,转身去请客人进来。半身斜着走,将客人带进来,风情万种又显得庄严贵气的女神走进来,杨冲锋淡淡地笑,说,“欢迎欢迎。”

    “有没有欢迎的样子?”女神笑了笑,似乎真不满。杨冲锋跟刘潇然说,“你先去忙吧,把其他事情都推了。”刘潇然没说什么,往房间外走。

    九瑶将自己的助理也打发走,关上房间门,之前的庄重之样一下子散去。看杨冲锋的眼神也变了,看一阵,往前走到杨冲锋身前,依旧紧紧地盯着他,说,“怎么会到海岸省来?你是不是嫌自己没事干?你们大陆有句名言叫什么:有事秘书干,无事干秘书。你不会天天在江北省干秘书,要跑到海岸省来?”

    “到哪里听这些乱七八糟的话,我是那样的人吗。”杨冲锋看着九瑶说,面前这个女人到海岸省来,或许是自己的机会或许只是来寻欢的。不过,好在她也不是那种纠缠不放的女人,来之前给自己打电话,央求。要不是自己退让答应,她也不会过来。这次极为隐秘地过来,也是不想让国内外的一些人瞎猜乱想。

    “你肯定不是这样的人,何止干秘书。听说你在江北省有一个皇宫,妃子一大群,有没有这样的事情?男人做到你这样的,还有什么不满足的。”九瑶才不管他怎么想,杨冲锋知道千色白花的存在瞒不过九瑶、顾雪琪这些人,而梅姐等人也不可能将她们瞒住。这些人做什么,会将所有的环境因素都考虑进去,都会做彻底的调查,一般都瞒不过。何况,千色白花跟杨冲锋之间的关系在江北省本来就没隐秘。

    “三人成虎,这些谣传你也会信啊。”“对其他人我是不信的,但对你这个恶魔,什么事做不出来?太强,又冷漠残忍。”

    “我真是那么坏?”“坏的多。只要女人才知道你是怎么坏的,说出来也不会有人相信。但你真有那么坏。”

    “既然这样坏,你还敢过来,不怕我将你吃得骨头都不剩。”“我不来,本来就什么都不剩了,要死了,还会在意什么?是不是?”九瑶将自己说得很可怜的样子,但她的手却很不老实,往杨冲锋腹下mo去而一条长腿也伸过来要盘住杨冲锋的腿,好纠缠在一起。

    “淑女淑女,要做淑女。”杨冲锋口中念念有词,手将九瑶的手抓住,不让她乱mo。这女人在这方面最直接,不肯稍有遮拦。到海岸省来见自己,不外乎就想着让弄她一回。

    “我本来就是shu女,难道不是shu女?”九瑶说着将xiong前鼓胀胀的骄傲去蹭他的手臂,有些愤愤不平的样子,哪一个男人见到她不是垂涎三尺?偏偏在他这里就不说这样,反而要求着他。世界真的在他这里颠倒了?

    “我到海岸省来也是万不得已,受人捉弄啊。心里有苦也不知跟谁说,我想,你肯定从顾雪琪那里得知海岸省的情况,每一天,这里的经济危机都有爆发的可能性,到这边三个月了,从不敢到外面见人一面,更不敢在电视上露面。”杨冲锋在诉苦,要将九瑶的注意力转移开,免得她一心想要做那事。

    “不要跟我诉苦,这个时候不谈工作。”九瑶揭破他的用意,笑着看着他,说,“你说想我不想?”

    “又想又不想。”杨冲锋说,“你想想看,我在海岸省的三个月,天天藏着不让人看到,会想什么?苦逼得男人想得最多的就是你了。”

    “想我什么?”“在你面前确实有些不好意思。”“大男人还不好意思,是不是见我在江北省那边的项目不错,想问到海岸省也来做一个项目?这样就互补了,是不是?”

    “你看,每一件事都将为说得很坏,我真有那么坏?我真是大坏蛋?你问问顾雪琪、对患有你自己,在江北省那边的项目,是不是最有前景的项目?当初我怎么跟你们说的,好好回想一下,有没有半句假话?”

    九瑶笑着不理会杨冲锋,对江北省那边的事情,顾雪琪和她都有感概,对大陆的项目可真是难说清楚,有些项目跟国策与国家规划有很大关联。国家对某一方向进行发展,做类似的项目自然会前景看好。其实,这样的事不单是在大陆,其他国家和地区也是一样。一个地区或国家的资源毕竟有限,政策上的调整与倾斜,力度会很大的,也会有更多的利好给投资建设方。所有在江北省的项目不算意外,只是,杨冲锋能够将这样的政策把握的准,能够在政策出来之前预先捕捉到,才是让她们感觉到诡异的存在。

    来之前,九瑶确实对海岸省前后状况都进行了摸情况,知道杨冲锋肯见她,那也必然有目的的。不会是因为真想念她或者决定她比其他女人要好。知道杨冲锋身边从不缺女人,而梅姐一直都在为他培养女人,给他享用,完全可过着帝王一般的生活,对她这样的女人一两次不会在乎,但要多次交往,必然会有所图谋。

    对他做事的规则很清楚,九瑶将海岸省的情况和他调到海岸省的目的都摸清楚了才过来的。目前,海岸省最吃力的就是千亿项目的危机,跟之前顾雪琪的看法一致,觉得海岸省这样做完全是不顾具体因素与资源来冒险建造这样一个大型的经济城市,成本过高风险无法评估不说,即使要建造,会带来多少回报,也是预测不准的。这种项目,按说不会付之于行动。但当你周家和周玉波的情况有些不同,是利用国家资源来为他们周家服务、为周玉波造势。这样的事情肯定要做,不做才是真傻。

    但到杨冲锋过来,情况就不同了,他可以来也可以拒绝。杨冲锋有江北省在手里,国家也不会逼着他做不想做的事情。但他还是毫不犹豫地过来,难道会看到千亿项目有取胜的途径?对这个男人的眼力和预判,顾雪琪和九瑶都觉得有时候真说不好,甚至会相信他的判断是对的。

    九瑶过来,自然是要亲自跟杨冲锋讨论一下,对千亿项目的讨论不等于要参与到海岸省的建设,在其他地方,他也会牵涉到这边的经济状况,在大陆的投资、寻找商机,有很多都是相连相通的。

    “好汉不提当年勇。”九瑶笑着说,“在江北省算你赌对了,赌涨了。”

    “你当是赌石啊。”

    “虽然不是在赌石,可做项目都有风险,什么是风险?还不就是要赌一把,赌赢了投资就怀利,赌输了,什么都折进去。”

    “既然你这样说,是不是有兴趣到海岸省千亿项目里来赌一把?我是欢迎之极的。”“就知道要坑我,想让我连下半辈子的钱都折进去?现在有多少商家将资本投在大海里给海水冲刷一空,你还想怎么样?”

    “你说我想怎么样?”

    “你的心思谁猜得出,我就知道你没安好心是真的。”九瑶说着,手要挣脱开杨冲锋的掌控,说得可怜兮兮的样子。

    “别总站着说话,累不累呢。”杨冲锋笑着退后,房间里有沙发,坐到沙发去聊天会更舒服。九瑶做到守法上,杨冲锋说,“想喝什么。”

    “想吹。”

    “给。”杨冲锋将一瓶啤酒丢给九瑶,九瑶接了,将酒瓶回砸过去,自然砸不中杨冲锋,给他接住,说,“是咖啡还是红酒?”

    “红酒。”

    将红酒送到九瑶手上,杨冲锋自己拿一罐啤酒喝,跟九瑶碰了下,说,“祝你年年顺心,一年比一年年轻漂亮。”

    “谢谢,这句话最中听了。”九瑶笑着,喝一口红酒,将自己移到杨冲锋身边,杨冲锋不退开让她挨着自己坐。手搭在她腿上,九瑶见他这样子,比较满意。说,“坏人,这次我来说有准备的。上次在香港人家没有准备,差点给你弄死了。你说,刚才那个助手怎么样,不会让你太失望吧?虽然不是chu女,但至少一年没跟男人往来了,这一点我保证。真抵敌不住时,我让她来替,不会让你玩的不开心、不尽兴,你说成不成?”

    “不行。”“你是要chu女,是不是?我也有准备的,我叫过来?这次我带来四个助手,除了这两个之外,还有日/本妞和西欧的女郎,随你挑都成。”

    “不知你说什么,我们之间的观念不对,在这方面很难沟通。”

    “国内的男人不是以能够更多弄女人为自豪吗,对chu女又更执着一些。这些准备,我连顾雪琪都不让知道,也不会让助手知道你的身份,她们不过是我的替身而已,你有什么好顾忌的。”

    “能不能换一个话题。”

    “不能,你要给我明确的答复。再说,我也十分好奇,你能够一连占有几个女人?我最初的想法是,你一个人跟我们五个一起来,看你能不能一战五胜。男人做到你这样的,本来什么女人不会有?不过,放开心玩,对你说来或许就不多,总会顾忌这样、那样的。”

    “你当我是在出卖色相那种呢。”杨冲锋没好气地说,对九瑶这样的观念女人,确实很无语,而她心里或许真是这样想的。

    “色相不就是用来出卖的吗,我们只是玩,又不是有什么利益交换也不是出卖。你知道国外就有女人一个连续挑战男人几百个、上千个的,都想破纪录,也不就是好玩,不存在道德不道德的事。前不久,也有男人对女人进行连战,要让每一个女人都高feng,看接续能够让多少女人高chao起来。这个难度会大得多,不比女人,只要躺着随便男人进去,丢在里面。女人要高chao就有难度的。”九瑶说着,就完全像在轻松聊天这样说着这种事,杨冲锋也是郁闷,遇上这样的女人还能说什么呢,只会将男人带坏。

    在九瑶面前,杨冲锋觉得自己完完全全是大好人了。九瑶见说不通,也觉得奇怪。对杨冲锋居然不喜欢这样玩,真有些琢磨不透。不过,说得开心,手也不停下在杨冲锋腿上游走,见他没有推拒,将杯里的酒一口灌了,杯子丢在一边来解开杨冲锋裤带,九瑶才笑起来。

    九瑶很直接,弄一会,九瑶觉得自己越来越兴起,摆动也越来越激烈,等她到来,浑身痉挛着。

    杨冲锋才跟赵莹做得天翻地覆,将积累一段时间的那精华都抽走了。如今,要想挤出东西来却不容易,等九瑶第二次潮起,眼闭着嘴巴大口大口地呼气,浑身已经没有什么力气。可感觉到杨冲锋还没有弄好,身子虽没力气,心里却在记挂着这事。如果自己都那个了几次,这难道都没有一回,未免是自己太不中用也太没有女人味。

    稍做歇息,等自己有一点体力,才看着杨冲锋,说,“你到底怎么回事?男人真有这么强?还是你心里根本就没有将人家放在心上?我只听说有百分之七八十大女人在做这事没有得到,甚至有女人一生都没有过,可没听说过男人不射的事情。”

    “你当这事手枪,扣了扳机就能够发射啊。”杨冲锋笑着说,九瑶自然不服气,趴到沙发靠椅扶手上,撅着屁股,说,“来吧,总要让你开心一回才行。”

    在海岸省住两天,九瑶便走了。没有跟杨冲锋说她会不会在千亿项目或海岸省其他地方投建项目。如今的海岸省依旧敏感,对九瑶说来这样的时段不会考虑,即使有杨冲锋的保证,她们这种人对生活和工作分得很清楚。假如杨冲锋跟她要几千万来花用,火线不带眨眼就开了支票。可要对海岸省进行投资见项目,却要经过集团专业人手进行全方面地评估,只有通过了评估的方案,才会在集团里运作起来。即便九瑶自己授意今天的人拿出几个亿来在海岸省投资,那些工作人员也绝对会为这几个亿负责。

    这样的操作在国内或许让人想不通,但对九瑶和她的团队而言,对每一笔投资完全负责,这才是规则。是对集团负责,也是对自己从业负责。因为今后不论在本集团还是脱离这里到另外从业,这些经历和工作业绩,都会成为新岗位考察一个认可用不可用的依据。

    杨冲锋知道九瑶和她的团队是这种习惯,对她没有给他做任何回应也没什么不满。九瑶能够过来,带着助手,或许是来玩的但肯定也会关注海岸省这边的项目,只要项目有运作的可能性,九瑶也会争取过来帮他,这些事情不用说出来,彼此心里也清楚。

    跟顾雪琪不同的是,顾雪琪负责家族的资金,对每一笔资金的投放负有更多的风险与责任,九瑶对自己的集团,一些资金的运作要灵活一些。之前在江北省那边,引进两家的资金参与建设,能够体会到她们的不同。

    当初周玉波多次说动顾雪琪,想要她过来参与海岸省的项目建设,甚至不惜用钱来买顾雪琪投资海岸省的名。只是,顾雪琪确实没有看好海岸省的建设项目,连过来考察都不肯。杨冲锋也在盘算,江北省那边引进顾家参与,海岸省这边能不能说服顾雪琪?不过,金银岛海岸省来之后,如果她觉得这边也有参与的可能,到时候再去见顾雪琪,情况就强多了。

    九瑶离开海岸省半个月,都还没有动静。杨冲锋也不去追问,彼此之间的关系有种说不清的意思,真因为工作上的事情追问九瑶,让她难做,也不好提出这样的要求来。

    海岸省的情况到如今也有所动,一些商家见杨冲锋到海岸省快四个月都没有动静,多少有些失望。对海岸省的危机要真正从根子上解决这一的问题,还得将填海工程修建出一个样子来,对深海码头修建等,牵涉到的修建放各种因素,条件和技术是不是成熟等多重原因。

    周玉波还在主持着工程建设,外界对海岸省千亿项目的建设进度以及没有多少激情在关注了。杨冲锋倒是不急,他准备用三年或五年的时间来做这工作的,才几个月自然不急。

    京城对海岸省这边的变化也满意,只要将危机卡住,没有爆发出来,渐渐地向有利的方面转移就好。杨冲锋过了前三个月,对海岸省的工作也理清了脉络,但海岸省诸多要害部门都还落在周家阵营那些人的手里,如今工作的运转渐渐正常,周家那些人所感受到的威胁也在减弱。只不过,即使减弱了,杨冲锋在海岸省主抓工作,他们心里依旧在担心在观望。不知杨冲锋会在多久出手。

    回到京城,在家里住几天。杨云峰和赵森都不小了,两小子虎气壮实,如今读书还免强。赵森相对要那个些,从小受到赵莹的管制和影响,性格中冷静、决断比杨云峰要显得那个些。杨云峰多一些纨绔之气,不过,在杨冲锋面前不敢有半点习气显露出来,要不然杨冲锋会很不客气将他丢到远远的村里去。

    不过,对孩子的要求严和对他们的疼爱是两回事,平时没时间陪儿子,这次回京城的时间不断,将一切都抛开了,转移陪家里人过几天家常生活。这种感觉确实很不错,杨冲锋在京城几天,都有些不想回海岸省去。黄琼洁笑着要他干脆辞去一切职务,或者在京城住或者会柳泽县去住,都是不错的选择。

    杨冲锋笑着看黄琼洁,说,如果他真这样做,首先不会答应的一定是岳父。虽然黄家在杨冲锋身上堆砌的资源不算丰厚,但总体说来黄家能够承认他作为家族的核心成员,那是有着一定责任的,要带领这一阵营的人往前发展,不可能半途让开。黄家如今的布局,也是围绕杨冲锋为中心进行展开,如果他真甩手不干了,受到损失最大的当然是黄家。在京城,不知到会有多少人惋惜又有多少人欢庆。

    黄琼洁知道这确实是不可能的,杨冲锋能够回京安心住几天,就是很奢望了。看到老爷子和她爸、三叔等也都是这样,身在体制里真如同逆水行舟,不进则退。而退了可不得了。

    休息几天,刘潇然也会江北省一趟,看看家里的情况。如今,跟老板到海岸省,情况复杂,不会将老婆就调到身边,留在江北省也有足够的关照,待遇也好要升官也行。不过,刘潇然不想老婆升官什么的,有一份清闲一些的工作,待遇少好一些旧城。在江北省,这种位子其他人难以找到,只是刘潇然却不难找。不说如今刘潇然跟在杨冲锋身边,今后会有多少发展空间,单凭刘潇然在江北省留下的人脉关系,或者杨冲锋一句话,都能够办到。

    这些事情不需要杨冲锋开口,连刘潇然都不需要找人,省委已经有人将这些事安排好。回到江北省没有惊动其他人,连之前很熟的人都不惊动,免得惊动大了反而让老板在京城也不会清净。刘潇然是杨冲锋的秘书,秘书在哪里也能够预示着领导会在哪里。离开海岸省休养几天,本来没什么,如果让人得知肯定有人会缠上来。

    等刘潇然回到京城,杨冲锋才在京城正式露面,跟钱逸群碰头后,又跟中ji委副书记碰面,对海岸省的情况进行交流。危机工作小组还没有撤销,对海岸省那边还有一批人没有抓捕,危机工作小组在防范这对方也在监视着对方。最难控制的是对方会不会将之前贪墨的钱财进行转移等,杨冲锋却一点也不担心,中ji委在海岸省损失一个小组。这个仇没有报回来,中ji委的脸面往哪里搁?所有材料他们肯定都完全掌握了,而情况也会严格掌控着,不会有脱离掌控的情况出现。

    海岸省有这些时间的迟缓,虽说情况没有太多变化,也看不到是在而有利的转机。但从杨冲锋和京城总理等角度看却知道,海岸省的情况远不是几个月前相比了。关于填海和深海码头的施工技术问题,经过这几个月的攻坚,基本上找到解决途径。这个技术难关得到突破,就解决了千亿项目最无法把握的工期问题。虽说可能还有不定性的特殊情况出现,但施工技术问题解决后,有资金就能够将工程顺利推进,这个的推进能够让人们看到期望所在。

    有这样的底蕴和基础,杨冲锋要在海岸省进行铁腕政策,就需要中ji委协助。特别是将周家阵营里那些贪腐的人,将他们贪墨的钱挤榨出来,非中ji委出手才是名正言顺的。

    另外,千亿项目的施工推进虽说是周玉波在做总控制,但协助他的人早就换了一批。有这几个月的熟悉,即使将周玉波或周家阵营的人都拿下,那边的工作也不至于了乱套。

    周玉波得知杨冲锋出现在京城的消息,心里已经,忙给在京城的二叔通电话,要查处杨冲锋的行踪。得知杨冲锋见过钱逸群和中纪ji副书记后,也拿不准他的用意何在。见这两个人似乎是很自然的,因为三个人之前在同一个工作小组里,如今见面不过是叙旧之类的,但又有可能是杨冲锋要动手的信号。

    可周玉波又觉得可能是杨冲锋故意将这一的信号放出来,使得他们在海岸省那边自乱阵脚。阵脚乱了后,杨冲锋自然找到更好的机会下手。心里面纸杨冲锋会下手,中ji委也不可能放过,对对于周家说来,怎么样才能将损失控制在最低才是周玉波一力要谋划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