必威体育网站 > 凤谋天下:毒后归来 > 四百二十一章:误伤华蓁京中生变

四百二十一章:误伤华蓁京中生变

必威体育网站 www.santa-jp.com,最快更新凤谋天下:毒后归来最新章节!

    秦淮说着,面上是从未有过的恐惧和害怕,抓着华蓁的手,似是只要自己一放手,她就会从自己眼前消失一般

    江芙见此生怕他弄疼了华蓁,伸手护着:“秦大公子,还请自重,莫要伤了我家公主。”

    看着华蓁将手抽回去,秦淮的心彻底冷了下来:“是不是因为萧怀瑾?”

    “跟他没有关系。”闻言华蓁的身子动了动,即便强压着,却还是叫人听出了,声音之中的那一丝波动。

    便是那一瞬,却是叫秦淮心中越发的笃定:“就是因为他,因为他的出现,现在你要离我而去了。”

    周姨正去厨房给华蓁端汤食,一进门瞧着秦淮隔着江芙抓着华蓁的肩膀。

    用力之大,让华蓁眉头紧皱。

    顿时心头一跳,赶紧上前:“秦大公子还请松手。”

    说着直接挡在华蓁面前,和江芙一左一右,将秦淮给隔了开。

    因着眼睛瞧不见了,华蓁险些摔倒,江芙赶紧转身去扶她。

    周姨见此心中越发的恼怒,再看秦淮,眼中的神色也是冷了些:“秦大公子,眼下公主的眼睛已经是瞧不见了,秦大公子若是有什么要说的,还请注意一些,若是有什么不小心的弄伤了公主,到时候只怕宁国侯府夫人和金城公主怪罪下来,大公子担当不起。”

    闻言秦淮看着周姨眼中的冷意,咬着牙开口:“是不是你说的!”

    一句话却是叫周姨愣住:“什么我说的,大公子什么意思。”

    说完这才反应过来,秦淮许是在说他在府门外对萧怀瑾出手的事情。

    心中不清楚华蓁是不是知道,但想着或许是有人恰巧看到,传到了华蓁的耳朵里。

    所以当面质问秦淮,有了矛盾,这才在院子里如此。

    回头看了一眼华蓁,瞧着她转过脸去,一副不想看到秦淮的模样。

    心中笃定该是如此,便也没多想,瞧着秦淮福了福身。

    “公主如今还需要休息,秦大公子若是没有旁的事情,还请回。”

    看着周姨没有否认,秦淮更是紧咬丫鬟,一双眼中满是恨意。

    觉得就是周姨说了,若不然华蓁怎么会突然悔婚,除了这个再无别的原因。

    想着自己为了她背弃了东郡王府,甚至连自己的父王身死都未曾去管,放弃了所有,眼看着终于能如愿以偿。

    却是因为这个奴婢,她要弃自己而去,投奔另一个男人的怀抱。

    心中的恨意再也忍不住,看着周姨挡在华蓁中间,伸手直接朝着周姨攻了过去。

    周姨没想到秦淮在院子里便会对她出手,没有防备,正想回头看华蓁,被一掌打在肩头。

    顿时整个人撞在一旁的桌子上。

    将桌子上的茶盏全都掀翻在地。

    江芙刚扶着华蓁站在一旁,看着周姨被打,当即大惊失色:“娘。”

    华蓁瞧不见,只是听着动静,面上也跟着慌了。

    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

    就觉着江芙松开手,去搀扶周姨。

    便也循着声过去。

    眼下秦淮是动了杀心了,他觉得就是周姨从中作梗,若不然华蓁绝对不会说出这样的话。

    一双眼恨红了,也不管华蓁会如何,直接想要取了周姨的性命。

    借着一掌直接朝周姨劈过去。

    江芙赶紧还手,却是撞到摸索着过来的华蓁。

    就听着一声惊呼,宁老夫人和魏国夫人快步奔了过来。

    “蓁儿。”

    江芙这才回身,就看着华蓁摔在地上,额头似是撞在石凳上,已经出了血。

    想要抽身,却是被秦淮一掌打在左肩。

    整个人摔在地上。

    魏国夫人赶紧将华蓁扶起来,看着留下的鲜血。

    眉头都拧在一起,唤着丫鬟去寻大夫。

    将华蓁搀扶起来。

    周姨和江芙这才爬起来,却是因为伤了胳膊,眼下使不上力,只能护在华蓁更前。

    宁老夫人瞧着闹成这样,眼中又是心疼又是气,看着秦淮:“你这是要做什么,你这是要在我宁府杀人不成。蓁儿到底是哪得罪你了,你为何要对蓁儿动手。”

    “老夫人我没有。”秦淮没想到自己一时冲动,竟然伤到了华蓁,再想解释,宁老夫人却是听不下去了。

    “秦大公子,虽说蓁儿与你定下婚约,可是这宁府是金城公主赏下的,由不得你在这放肆。来人,送客。”说着冷着脸一甩袖子。

    立马有使唤的下人上前挡在秦淮的面前。

    宁文听着瞧着丫鬟出去,听了动静,赶过来就瞧着华蓁额头的伤很是严重。

    也顾不得去问怎么伤的,只是看了秦淮一眼,打横将华蓁抱起来,直接朝着屋子走去。

    宁老夫人本就心疼华蓁的眼睛,眼下瞧着她又受了伤,心疼的恨不能自己替了她。

    再瞧着秦淮,自是没什么好脸色。

    她跟魏国夫人过来可是瞧得清楚的很,就是秦淮出手这才推倒华蓁的。

    心中想着,冷哼一声。

    一旁的魏国夫人见此跟着看了秦淮一眼:“秦大公子还不走,莫不是要我们亲自送你不成。”

    说着扶着宁老夫人:“娘,咱们先去看看蓁儿吧。”

    转身跟着宁文进了屋子。

    周姨和江芙自是守在门口,因着惊动了宁文,守在府中的黄天霸自也是跟着进了内院。

    瞧着周姨眼中满是警惕的看着秦淮,便也挡在秦淮的面前。

    秦淮没想到会伤到华蓁,很是担心,想进去看看,却是被拦在门外。

    好半晌瞧着宁文出来,便上前两步:“蓁儿如何了?”

    闻言宁文听了宁老夫人和魏国夫人的话,再瞧着秦淮虽不明白他为何会如此,但瞧着院子里的情况,也不好说旁的。

    只是点点头:“伤了头,眼下不清楚伤势如何,得等大夫过来,清理了伤口才知道。少将军的营中应该还有事情,少将军先去忙便是。蓁儿自有我和娘祖母照顾,还请少将军放心。”

    见着宁文的态度如此,秦淮知道他想要去看华蓁,怕是不可能的。

    只能点点头,目光从周姨身上略过,随后拱了拱手:“那就劳烦宁表兄了。”

    说着很有些不放心的看了屋子一眼,转身离开。

    宁文看着秦淮出了院子,这才回头看了江芙周姨一眼:“你们先进去吧。”

    与此同时白玉派金甲卫带着萧怀瑾去了四方馆。

    一直在王都寻找萧怀瑾的七月,瞧着萧怀瑾的身影,当即跟了上去。

    等萧怀瑾进了四方馆,他这才追上。

    看着是七月,萧怀瑾当即向金甲卫说明。

    一看见萧怀瑾,七月直接跪在地上:“世子。”

    “你怎么在这?”萧怀瑾微微皱眉,当初从京中离开的时候,七月并非跟他一起,而是替他挡住了那些前来追截他的人。

    眼下却是出现在了王都,定是京城发生了什么事。

    七月闻言看了眼四周,萧怀瑾当即会意,带着七月进了屋子。

    七月这才开口:“世子,您的事情王爷已经知道了,并且郡主在王爷跟前挑唆说南诏之所以会大败大燕,全是因为世子出手相助的原因。眼下王爷震怒,派人前来要将世子给抓回去。来的人是北风带着当初燕北的死士,而且自从燕北大败之后,王爷一病不起,现如今京中大小事务都是郡主在一手掌控。”

    萧怀瑾早想到,自己来了南诏,萧乾知道定是会勃然大怒。

    却是没想到,萧乾竟是会因为这件事生气病倒。

    不由眉头皱的更深:“父王的身子向来强健,怎么会病倒。”

    闻言七月也是面色凝重:“属下也不清楚,得到消息的时候,担心其中有诈特地回去查过。问了王爷诊脉的太医,太医说了,王爷的脉象很有些古怪,说王爷瞧着身子强健的很,但其实内里早已经空虚了,所以眼下怒急攻心便病倒了。

    并且这病来势很凶,瞧着王爷这模样,怕是一时半会好不起来。”

    七月说着顿了顿,有些犹豫,似是不知道该不该说一般。

    萧怀瑾见此,当即冷了脸:“还有什么?”

    “属下还发现,王爷体虚这件事似是与郡主有关。”七月说着,看了眼萧怀瑾。

    就瞧着萧怀瑾面上的神色越发的严肃,当即垂下头,不敢吭声。

    好一会这才听到萧怀瑾的声音,带着冷意:“到底是怎么回事?”

    闻言七月顿了顿:“属下也是听了太医的话,心中疑惑这才发现的,自从进京之后郡主便寻了一个方子给王爷,说是补身子的良方。王爷也曾叫太医瞧过,却是是个补身子的方子,若是单独服用没有任何问题,但是不能与龙虎汤一起服用。王爷素来有服用龙虎汤的习惯。属下问过太医,便是这方子,和龙虎汤,掏空了王爷的身子。瞧着每日进补,却是越补越差。”

    听着七月的话,萧怀瑾的声音冷的叫人害怕:“她到底想要做什么?”

    七月却是不敢回答,他发现这些事之后,便马不停蹄的赶到南诏,就是为了告诉萧怀瑾。

    萧灵均的目的其实已经跃然纸上,自从萧乾倒下之后,萧灵均把持朝政。

    假借萧乾的名义,利用小皇帝,将自己的人安插在朝中。

    短短的半个月时间,朝中已经被换了干净。

    那些大臣,能收买的则收买,不能收买的全数换成了她的人,现在整个大燕都握在了萧灵均的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