必威体育网站 > 尸囊人 > 第三百五十八章 尸囊界(下)

第三百五十八章 尸囊界(下)

必威体育网站 www.santa-jp.com,最快更新尸囊人最新章节!

    阴阳符以风水而成形,故而沾染有煞气,好在道袍一出,将阴阳符挡住,随着砰的一声,阴阳符瞬间消散。

    那一瞬间,葛大爷终于露出了凝重的表情:“有才,你这一身道术从何而来,为何我没有见过?”

    我冷笑说:“托您老的福,我也有一些大机缘罢了。”

    葛大爷见此,也不再多说,他魁梧的身子忽然扑了上来,朝着我猛然一咬,吓得我急忙后退,紫剑往他身上一砍,却传来钢铁碰撞的声音。

    他的身子异常的坚硬,我接连砍了好几下,却始终都无法看破葛大爷的身子,心中震惊。

    葛大爷化为狼身,疯狂的朝着我咬过来,见此,我手持紫剑,凝视前方,虚空画符,五道敕符凭空而出,朝着葛大爷而去。

    两者相撞,敕符融入了葛大爷的皮肤里头,伴随着一声怒吼,葛大爷的皮肤立马被炸开了,狼身上遍布鲜血,他似乎不敢相信我竟然能够造成如此大的伤害。

    “有才,我真的小看你了,没想到竟然有如此手段。”葛大爷冷冷的看着我。

    随即,葛大爷面色阴冷,他又化为了人形,双手不断地比划着,混元天成的施展出了属于妖物所独有的术法,只见他的双眼亮起了一团血色。

    我感觉到了一股子强烈的危险感,心中一惊,还未等我有所动作,葛大爷忽然身子一晃,竟然出现了另外一个身体。那是一道血色的身影,看不真切。

    但是从外形上来看,与葛大爷一模一样,随后,他接连施法,整整三个一模一样的人出现了,他们站立在我的四周。

    这一手我从未见过,但是葛大爷的手段的确出乎我的意料之外,恐怕如今的他已经没有人能够制止他了。

    我一下子被围困在其中,眼看就要被围殴,匆忙之间,我想起了那个尸囊袋,于是取了出来,盯着葛大爷说:“您老认识这个吗?”

    葛大爷眉头紧锁:“这不是师祖的尸囊袋吗,为何在你手里?”

    我摇头一笑:“您老恐怕还没摸透里面真正的奥秘,今天我就让你见识一下吧。”

    说完,我打开尸囊袋,然后口念玄咒,尸囊袋顿时鼓鼓作响,刻画在上面的符文顿时飘了起来,与此同时,尸囊袋更是暴涨了好几倍,仿佛一个巨大的黑幕,瞬间铺展开来。

    葛大爷大惊失色:“这是?”

    看他那惊讶的神色,我解释说:“尸囊界,内有乾坤,您老沉迷于修妖之法,又怎么知晓内中奥秘。”

    说完,尸囊袋朝着葛大爷扑去,他愤怒的急忙用变幻出来的三个人影瞬间挡住,可惜一切都是无用的。

    “砰砰砰!”三声炸响,尸囊袋一下子将他们收入其中,葛大爷也被吸了进去。

    至于我,作为尸囊袋的操纵者,自然也进入了里头,恍惚之间,四周一片迷茫,到处都是灰色的烟雾,师祖的尸囊袋,历经千年,吸收了多少阴魂,埋葬了多少死者,我不得而知。

    但是从目前来看,恐怕是数不清了,数量太多,我盯着四周的灰色气团,此地就好像一片混沌,身子在不断的下沉着,又不断的上浮,总之没有方向。

    我独自一人漂浮在空中,感受着那浓烈的煞气,心里头除了震惊,没有其他能表达我心情的语言了。

    良久,我才渐渐听到四周传来的哭嚎声,随后,一道道阴魂从四面八方出现,他们似乎闻到了生人的气息,我急忙穿上道袍,挥舞紫剑,那些阴魂才不敢靠近。

    密密麻麻的阴魂覆盖了这一方天地,我吃惊的看着眼前的一幕,不知晓师祖到底杀了多少人。

    在这儿,时间没有意义,因为眼前一切都仿若是虚无一般,充斥着令人心慌的哭嚎之声。

    最终,我看到师祖了,他漂浮在不远处,无数的阴魂扑上去,却又被他给打散了,魂飞魄散,场面很是惨烈。

    “有才,这就是尸囊袋的世界吗,也没什么大不了。”葛大爷不以为然。

    我站在远处沉默不语,阴魂依旧锲而不舍的冲上去,就算是死也要占据葛大爷的身体,很明显,阴魂被困太久了,如今遇到了一个活物,他们怎么能不疯狂呢。

    伴随着一个个阴魂炸开,整整持续了有半个多小时,那些疯狂的孤魂野鬼才算是放弃了,而葛大爷似乎也累了,他庞大的狼身站立于虚空之上。

    我们俩就这样对峙着,良久,葛大爷忽然冲了过来,二话不说就下死手,我手握紫剑,心中一沉,脑子里出现了一个个画面,那是阴阳戒指内的老道,他所传授的每一个道术。

    随后,我紫剑一刺,咬破自个手指头,往前一吐,紫剑光芒大涨。随即虚空画符,一道两米多大的道符出现。此符区别于以往,葛大爷见状,很是吃惊。

    “镇妖符!”我大喝一声,镇妖符伴随着紫剑刺了过去,葛大爷赶忙后退,镇妖符依旧紧追不舍,这地方无边无际,谁也不知道尽头。

    如此追逐了好一段路,最终,葛大爷被镇妖符所击中,他惨叫一声,身子立马烧了起来,至少背脊处已经烧焦了。

    镇妖符,乃是镇压天下妖物所修之符,因为不常见,故而道家之人很少会使用,一者过于繁琐,二者需要损耗精元,故而此符一出,葛大爷立马感觉到了危险。

    只见他愤怒不已,身子剧烈的颤动着,我一鼓作气,接连施展了五道镇妖符,每一道都直中要害,葛大爷身躯翻滚,渐渐的,他猛然间吐出了三道精元,朝着我扑了过来。

    精元刚一靠近,就立马炸开了,我躲闪不及,被其中一道精元所打中,左手臂顿时火辣辣的疼痛,低头一看,左手臂被打断了。

    一股剧烈的疼痛袭来,我感觉到脑子一阵眩晕,葛大爷也不好受,他牺牲了一道精元,身子小了很多。

    “有才,你真的是我见过天资最高的人,可惜你不跟我一条战线,那就只能去死了。”葛大爷冲了过来,张开血盆大口,想要将我一口子吞下去。

    “葛大爷,你真以为我没有后手吗?”我忍着剧痛,身上道袍飞了起来,迅速铺展,瞬间就将葛大爷覆盖其中,道袍上阴阳太极图此时缓缓转动。

    恍惚间,外头有风水气迅速涌来,那是最后残余的三门镇风水了,另外加上风叔布置的风水大阵,两相结合。道袍裹住了葛大爷,我一咬牙,镇妖符继续出击。

    这一下子,十几道镇妖符打进了道袍中,那一刻,我感觉葛大爷在挣扎着,渐渐的没了声响,心中一惊,但还是等了差不多半个多小时,直到没了声音后,我才心惊的打开一看。

    只见葛大爷的狼身恢复到了正常大小,身上鲜血淋漓,白骨依稀可见,气息似乎很是微弱,我默默的站在一边,盯着他老人家,心里头思绪万千。

    良久,葛大爷才开口说:“有才,我低估你了,真的!”

    我摇摇头:“葛大爷,我一直以来真的很敬重你,但是没想到你为了一己私利,能够杀死那么多人,更想活活祭炼了整个三门镇,我不能坐视不管。”

    其实想想也释然,以我的心态和秉性,自然不能坐以待毙,而葛大爷也知晓。

    “立场不同罢了,可你真以为我输了吗。”葛大爷忽然笑了。

    我心中一惊,隐约之间,我闻到了一股子阴谋的意味,急忙脱离了尸囊袋,来到外头,远处,山正和大师兄对上,他和白卉联手,三人打的好不乐乎。

    大师兄出手,死死的抓住了山,让白卉无法下手,我赶忙要冲过去,忽然间尸囊袋内,葛大爷冲了出来,没办法,我只好用尸囊袋困住他。

    葛大爷只露出了半个身子,他趴在地上,远处,大师兄带着山走过来,他目光阴冷。

    “放了我爹!”大师兄一使劲,山顿时痛的叫起来。

    “你若是胡来,别怪我下手狠。”我用剑指着葛大爷,他此时趴在地上,被尸囊袋所困,道符在他身上游走。

    我们俩一时间算是对上了,大师兄显然不肯放开山,眼见那小子痛苦的样子,我心头一软,边上,风叔也是无可奈何,他年纪大了。

    我不知道白卉啥时候进来的,但是眼下不能让他冒险了,葛大爷和大师兄已经疯狂了,他们两人为了救人,啥事都能做出来。

    见此,我回头看着葛大爷:“您老不是想要五弊三缺吗,好,我给你!”

    说完,我将紫剑往地上一插,风叔大惊:“有才,不可啊,命格一旦被夺,你的寿元就只剩下一个月。”

    我面色惨然一笑,白卉也急的大喊:“不要啊!”

    两人想要冲过来,但是葛大爷忽然吐出一口精元,将他们两人给击退。如今,我只剩下了一只手,无法再与他们争夺了。

    无奈之下,我将葛大爷放开,他从尸囊袋走了出来,身子慢慢的恢复了起来,不过精元损失是补不回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