必威体育网站 > 绝世傻妃:战神王爷嗜宠妻 > 第617章 捡个妹妹

第617章 捡个妹妹

必威体育网站 www.santa-jp.com,最快更新绝世傻妃:战神王爷嗜宠妻最新章节!

    第617章 捡个妹妹

    水金月早有准备,在屋子里设下了机关,说话间,她的身体快速飞出了屋子,同时,她一扬手,一根银针打向了墙壁上悬挂着的一幅字画。

    毫无疑问,那幅字画的后面定然藏着机关的按钮,容浅止眯了眯眼,手指快速往手腕上一点,说时迟,那时快,一道金光闪过,一声轻不可闻的声响后,那根银针断成了两截,落到了地上。

    “凤天索!”眨眼功夫,看着那道“金光”飞回到了容浅止的手腕,水金月这才注意到容浅止的手腕上戴着凤天索,她攥了攥拳头,没有耽搁,快速飞身离开。

    “水金月,你给我站住,我女儿呢?”欧阳怀谷急忙追了出去。

    “师父!”容浅止跑出了屋子,也跟了上去。

    水金月和欧阳怀谷都是绝顶高手,但容浅止的移影幻步在两人的面前还是欠了点火候,再加上她手上有伤,很快,容浅止便被落下了,她停了下来。

    她看了一圈,周围荒凉得很,没有水金月和师父的人影不说,她还迷路了,她想去居虎关找宫漠寒,却不知道该往哪个方向走。

    她不禁有些着急,这么长时间了,也不知道宫漠寒有没有发现她不见了,他若是发现了,肯定又该着急了。

    她想了想,飞身上了一棵大树,站得高,看得远,她只要能看到居虎关的城池,她就能知道该往哪个方向走了。

    但,这一带地处丘陵,到处都是山,大树又没有足够的高,她根本看不到一个城池,只能看到一个山谷里零散的几户人家。

    她转念一想,去找一户人家问问,应该就能打听到去居虎关怎么走。

    她随即飞身而起,直接往山谷的方向掠去。

    很快,她来到了一户人家,不过,这户人家里,没有一个人,她又去了另外两户人家,依然没有一个人,她这才想起来,现在正是战乱时期,百姓们恐怕都逃难去了,她只能再想别的办法。

    这时,她猛地抬头,看着眼前一眼看不到顶的高山,她灵光一闪,爬到了这山顶上,她不就能看到居虎关的城池了吗?

    她不敢耽搁,直接朝着山上飞掠而去,一个时辰后,她来到了山顶,她往四周看去,终于看到了居虎关的城池,只不过居虎关在这座山以北的方向,因此,她现在是在居虎关和天岳山中间的某个地方。

    想到天岳山,自然就想到了燕君逸,她抿了抿唇,水金月让师父把她带到了这里,不知道和燕君逸有没有关系。

    她没时间多想,快速下山,准备回居虎关见到宫漠寒再说。

    途中,有哭声隐隐约约地传了过来,她想了想,还是寻着声音找了过去,就见一个衣衫褴褛十来岁模样的小姑娘跪在一棵大树下,树下有一个新做的坟。

    她来到小姑娘的跟前,看着小姑娘满手的混着血迹的泥土,她的心一紧,她慢慢蹲了下来,问道:“小妹妹,你的家里还有其他人吗?”

    小姑娘哭着摇了摇头:“爹爹早就不在了,家里原先只有娘和我,昨日娘说要打仗了,乡亲们都走了,也要带我去别的地方避避,可……可是,来到这山上,娘不慎失足从那边滚了下来,撇下我走了,唔……”

    容浅止轻轻地叹了口气,想着这小姑娘真可怜,既然让她碰到了,她也不能视而不见啊,她道:“小妹妹,既然你爹娘都不在了,你就先跟我走吧,你一个人呆在这里也不安全。”

    小姑娘这才看向容浅止,她的脸颊上挂着泪珠:“姐姐,你是女子?”

    容浅止此时还是男子装扮,不过,她并没有易容,声音也是她自己的。

    “嗯,你以后可以就叫我姐姐。”容浅止把小姑娘拉了起来,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姐姐,我叫翎姐儿。”小姑娘低着头,一眼便看到了容浅止那只缠着纱布的手:“姐姐,你的手受伤了?”

    “一点小伤,已经快好了,不碍事的。”容浅止笑了笑,想着这小姑娘真是细心,又道:“翎姐儿,你的名字真好听,我们走吧。”

    “嗯。”

    ……

    霍沁桐在自己的屋子里不停地踱着步,宫漠寒迟迟没来不说,而且那名暗卫也没有回来回复消息,莫非中间出了什么事情?

    她心中有些不安,但为了不打草惊蛇,她又不能去容浅止的院子看个究竟。

    这时,她的人来报,说宫漠寒来了总兵府,她急忙迎了出去。

    “漠寒兄!”她把宫漠寒拉到了一旁,压低了声音:“我给你写的信你看到了吗?你怎么到现在才过来?”

    宫漠寒拧起了剑眉:“什么信?”书信被水金月半道上截了,宫漠寒压根不知道什么信。

    虽然心中已经有了猜测,霍沁桐还是不免一惊,她猛地砸了一下拳头:“不好,有人截了我给你的信!”

    “到底出了什么事情,快说!”宫漠寒眼皮子忽地跳了一下,他心中快速生出了一种不好的预感。

    “漠寒兄,我说了,你一定不要着急,要冷静!”霍沁桐知道宫漠寒向来冷静,但一遇到容浅止的事情,他就不是他了。

    “快说!”

    霍沁桐清了一下嗓子,变换了一下措辞,道:“漠寒兄,我觉得现在你屋子里的王妃可能是假的。”霍沁桐虽然有八成的把握认为那个“容浅止”就是假的,但她并没有证据,一切都是她的推测,所以,她并没有把话说得太死。

    一听,宫漠寒心中顿时咯噔一声,霍沁桐的话他自然是信得过的,屋子里的人是假的,那他的止止呢?

    他的心不禁慌乱了起来,朝着院子的方向飞奔而去。

    “漠寒兄!”霍沁桐急忙追了过去,果然漠寒兄一遇到容浅止的事情就冷静不起来。

    原本总兵夫妻二人是陪着宫漠寒一道过来的,见状,两人对看了一眼,也跟了过去。

    宫漠寒进了院子,直接来到正屋跟前,此时,房门紧闭,他抬起脚,直接踹开了房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