必威体育网站 > 总裁爹地宠上天 > 第885章 冰释前嫌

第885章 冰释前嫌

必威体育网站 www.santa-jp.com,最快更新总裁爹地宠上天最新章节!

    唐悠悠没料到刚才还熟睡的季枭寒,竟然会在下一秒就把她压置的动弹不得。

    “又想了?”男人低沉又充满着蛊惑的嗓音,在她耳边落下。

    唐悠悠吓了一跳,立即摇头否认:“不不不,你误会了,我只是……想帮你盖被子!”

    季枭寒看着她俏脸晕出红色,松开了手,放过她:“这么早就起来了?”

    唐悠悠暗松了一口气,如果季枭寒这个时候还要折腾她,只怕今天什么精力都会被榨干的。

    “我想早点过去看我爸爸!”唐修悠立即爬起来,跟着他走向浴室。

    刚走进去,她就听到水声,吓的她赶紧转身离开。

    脸色微烫。

    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和季枭寒在一起也不短的时间了,为什么还是会因为一些小事而烫红了脸呢?

    她在网络上看到不少的夫妻都在发那些生活中的趣事,而且,很多的女人都根本不把自己的男朋友或者老公当一回事,就算老公在方便,她也依然可以站在他的身后做着她自己的事情。

    可唐悠悠却总也冲破不了这种心理大关。

    她就觉的,季枭寒做这种事情的时候,她内心也泛起说不出来的悸动感。

    完了,她是不是病了?魔障了?

    季枭寒再次出来的时候,胡子刮的干干净净的,短发也收拾的非常的利落有型,看着又年轻了不少。

    “不是想早点去吗?还磨蹭什么?”季枭寒出来,看到她背着小手,靠在门旁,不知道在发什么呆,笑着问她。

    唐悠悠只好快速的钻进了浴室里,开始洗漱整理自己了。

    两个人从酒店出发,去夏维文的别墅需要一个多小时的车程。

    在路上,季枭寒明显的沉默了下来。

    唐悠悠其实也很为难,季枭寒和爸爸有过节,她是知道的。

    所以,她最终还是开口劝他:“季枭寒,如果你真的不想见我爸爸,要不,你就回酒店等我吧,我中午跟他吃顿饭,晚上回来陪你!”

    “早晚是要见面的,又避不了一辈子!”季枭寒知道她在照顾自己的情绪,他内心也是很挣扎的。

    唐悠悠听到他这样说,只觉的更加惭愧自责了。

    “可我不想看到你为难,我希望你做自己想做的决定,不要因为我……”

    季枭寒侧眸过来,凝着她说道:“你是我的妻子了,我做任何的决定,都会因为你!”

    唐悠悠愣了一下,仔细一想,的确是的,他们是夫妻了,以后很多的事情都需要共同去面对。

    唐悠悠低头不语,内心却说不出来的沉重。“好了,你不要考虑我的感受,说实在的,你爸爸是一个很成功的企业家,如果我能够跟他聊聊工作上的事情,也许会对我有好处!”季枭寒仿佛看透她在想什么,伸手摸了摸她的长发,像安抚孩子似的安

    慰着她。

    唐悠悠微微一怔,靠到他的怀里去:“你真是这样想的?”

    “嗯!一个人如果连自己最不想面对的事情也可以变得坦然,那就证明我的气度越来越好了。”季枭寒勾唇笑了一声。

    唐悠悠轻叹了口气,伸出小手,用力的握住他的五指:“季枭寒,谢谢你愿意为了我而改变,我也希望有一天,能为你做出改变。”

    季枭寒点了点头:“好,总会有那样一天的!”

    唐悠悠抿唇笑了起来:“希望不是一件很为难的事情。”

    “不为难,就是想完成小奈的一个小梦想,再给她填个弟弟或者妹妹。”男人故意开玩笑的吓她。

    果然,唐悠悠最不经吓了,一张小脸红白不定。

    “你认真的?”唐悠悠现在最害怕的就是叫她再生孩子,这两个小不点还这么小呢,这么需要人操心,如果再生一个,那真的一切都回到原点了,那种要重头再来的感觉,让唐悠悠感到焦虑。

    季枭寒见她真被吓住了,低笑出声:“跟你开玩笑的,别当真!”

    唐悠悠这才暗松了一口气,嘟嚷道:“下次不许再开这种玩笑了!”

    “好,不开了!”季枭寒温柔的捏着她的掌心,随后又认真的问:“真的不想再给我生个孩子了吗?”

    “有小睿和小奈还不够吗?”唐悠悠眨了眨眼睛,她觉的一儿一女已经是最好的安排了。

    “确实是够了!”季枭寒怔了两秒后,点头:“教育好孩子也是头等的大事,算了,我们目前先不考虑再要孩子了,把这两个不家伙教育好就是最大的功劳了!”

    “是啊,我也是这么想的!”唐悠悠点头。

    聊着天,轿车已经驶入了富人区的别墅群。

    唐悠悠充满期待的望着窗外的风景,上次匆匆忙忙的过来找爸爸,并没有好好的在他家里吃过一顿饭,今天,她想好好的看看爸爸的家里长什么样子。

    夏维文听到唐悠悠要来,也是很开心,很激动。

    大清早的,他就让佣人阿姨准备了不少的东西来招待女儿。

    轿车驶进了夏家的大厅门口,车门打开,夏维文开心的迎出来:“悠悠!”

    当看到唐悠悠身后还跟着季枭寒的时候,夏维文怔讶了起来。

    季枭寒率先开口:“夏伯父,不欢迎我吗?”

    夏维文听到他叫自己伯父,一时心头五味陈杂,想到当年他和季枭寒的父亲季楠做兄弟的情形,他内心还是非常惭愧的。

    “我不知道该怎么称呼你,如果你真的愿意认可我是悠悠父亲的身份,那我就叫你的名子吧,我很感激你不计前嫌,愿意认真对待我的女儿,还愿意叫我一声伯父!”夏维文很感动,也很感激。季枭寒目光看向别处,淡声道:“过去的事情,我们就不去计算了,从今以后,我只当你是悠悠的父亲,我未来的岳父,你当年和我爸爸也算是玩的不错的朋友,小时候,我也一度敬重过你,你的确比我爸

    爸要出色太多!”想到他为了救自己的女儿,不惜忍痛把女儿送出去,想到他忍受着所有人的苛责和辱骂,也要把受尽伤害的母亲接到身边照顾,还为她举办了婚礼,给了她名份,单是这两份恩情,季枭寒就不能忽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