必威体育网站 > 总裁爹地宠上天 > 第816章 触碰怒点

第816章 触碰怒点

必威体育网站 www.santa-jp.com,最快更新总裁爹地宠上天最新章节!

    季越泽并不知道季枭寒的别有用心,他和老爷子冰释前嫌聊了很久才从楼上下来,想到爷爷跟他说的那些话,他心里划过一抹暖意。

    以前不成熟,就觉的叛逆是一件很高尚的事情,现在长大了,渐渐的发现,这真的不是一件值的提倡的事情。

    最好的幸福,莫过于陪在家人的身侧,和他们一起共度每一个快乐的时光,等到以后回想起来,才会觉的,陪伴的时光才是最值得回忆的。

    可惜,他却错失了和爷爷奶奶以及妈妈的很多时光,真遗撼。

    不过,他还有时间去迷补,他相信,以后自己不会再忽略和家人的相处时间了。

    当季越泽下楼的时候,才发现,客厅里竟然多了一个人,是季尚清!

    季越泽脾气本来就火爆,没有季枭寒的沉稳冷静,他瞬间就想上前翻脸,却被季枭寒握住了手臂:“过来,我有话跟你说!”

    季越泽只好忍住怒气,跟着大哥往后花园的方向走去。

    刚进门的季尚清,耸耸肩膀,一脸无奈的望着老太太:“奶奶,我就说了不过来,你瞧瞧,堂弟又要跟我计较了。”

    老太太也正担心着这件事情,不过,刚才看到季枭寒出来阻止,她松了一口气:“没事的,枭寒会劝劝他的,你们都成年了,又是堂兄弟,天天一见面像个仇人似的,也不好。”

    “奶奶放心,我一定会再跟小泽认个错的,我知道我以前做了对不起他的事情,我现在也知错了!”季尚清在老太太的面前,像一个懂事了的孩子,说话做事,都给老太太留下了不错的印象。

    兰悦此刻已经在楼上帮着唐悠悠照顾两个小家伙了,小家伙正在玩具室里消磨时光,唐悠悠则准备先洗个澡,兰悦也很珍惜和孩子们玩乐的时光。

    “奶奶,我上楼去看看爷爷!”季尚清说完,就迈步上楼。

    虽然他脸上笑意温和,可内心,却多了一抹期待。

    这一顿饭,他至所以会过来,完全就是因为,可以理所当然的和唐悠悠见一面。

    上次让唐有康帮忙约了唐悠悠吃过一顿饭,那顿饭虽然吃的很泛味,可对季尚清来说,却是一件很开心的事情。

    不知道是不是季尚清的默念有了效果,当他踏上二楼的楼梯时,正巧看见唐悠悠身穿着修闲的衣服,披散着一头长发从卧室里走出来。

    两个人就这样对望了一眼,唐悠悠脸色略僵。

    季尚清却朝她微笑打招呼:“又见面了!”

    唐悠悠扯了一抹假笑:“是啊,你来这里干什么?”“奶奶请我过来吃晚饭!”季尚清目光在她的身上打了一圈转,看着她只穿着一件淡粉色的外套,下身是一条深蓝色的牛仔裤,一件高领的白色毛衣,如果是不知情的人看到这样的唐悠悠,肯定不会联想到

    她竟然是两个孩子的母亲,她的身体和气质上面,还展露着少女般的青涩和娇嫩感。

    “哦!”唐悠悠只了然的哦了一声,就从他的身边,大步的走向了玩具室。

    季尚清眸底发着亮彩,虽然只是匆匆的一面,却依旧留给他很深刻的印象。

    也不知道是不是太久没有恋爱过,季尚清总觉的胸膛处有一抹火热在燃烧,只是见一面,简单打一声招呼,他的身体却有了如此巨大的反映,这种感觉,很不妙。

    季尚清暗吐了一口气,强压着那蠢蠢欲动的心,往楼上走去。

    季尚清看着老爷子那虚弱的样子,心里想着一件事情。

    看来,季云宁果然没有听错,老爷子这副样子,是真的不行了。

    “爷爷,你最近还好吗?”季尚清面带关切的问。

    老爷子摇了摇头:“不太好,你呢?公司的事情处理的怎么样了?”

    “多谢爷爷的帮助,一切进展的很顺利,不过……我还是遇到了不少的阻挠!”季尚清脸上露出了一些消极的情绪:“可能是我在国内的人脉不太好,做事情总也挡手挡脚的,不如大哥那么得心应手!”

    老爷子一直掂记着他公司的事情,听到他说有所阻挠,立既就问:“又出什么状况了?”

    “公司审核的程序太过复杂了,一直拖着没下来!”季尚清直接说道。

    老爷子神色变了变,皱眉:“怎么回事?”

    季尚清耸耸肩:“我也不太清楚,问过对方,但总是说让我再耐心等一等。”

    老爷子脸色多了一抹凝重,随后,他摆了摆手:“放心吧,我让你大哥帮你一把。”

    “谢谢爷爷!”季尚清等的就是这一句话,让季枭寒出手帮忙,只怕他要郁闷死了吧,季尚清内心得意的冷笑了两声。

    此刻,后花园里,兄弟二人走到了一侧人工湖边,季越泽生气道:“哥,你为什么要拦着我啊!”

    “拳头现在解决不了问题,你要真跟季尚清打起来了,就算你把对方揍的脸青鼻肿,只会让爷爷奶奶伤心,毕竟,我们都是季家的孙子!”

    “可我就是看他不顺眼。”季越泽想到夕日被他抗害的恩怨,恼怒道。

    “看他不顺眼,就想别的办法来教训他,别再跟他打架了,你们都不是十五六岁的少年了!”季枭寒想到弟弟以前就经常和季尚清打架,两个人天天身上挂彩,他就不由的摇头轻笑。

    “知道了,我不动手就是了,但也别想我会给他好脸色!”季越泽仍然很气怒。

    “你可以不理他,当他不存在,我没意见!”季枭寒温笑起来。

    “大哥,你看到他,是怎么克制住自己想扁他的冲动的?”季越泽不由的好奇。

    “我视他如死物!”季枭寒的回答,更霸气凌人。

    季越泽俊脸上对他生出了由忠的佩服:“哥,还是你比我能忍,虽然我也很想视他如空气,可是,我就是没办法压住内心的怒气。”

    “你还年轻,等你经历的事情多了,就会练出这种心态的。”季枭寒伸手拍了拍弟弟的肩膀,安慰道。“对了,哥,你刚才说有话要跟我说,是什么?爷爷说了什么?”季越泽突然才想到,大哥的脸色很凝重,那肯定是件重要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