必威体育网站 > 总裁爹地宠上天 > 第621章 帮我忘记她

第621章 帮我忘记她

必威体育网站 www.santa-jp.com,最快更新总裁爹地宠上天最新章节!

    白依妍本来是准备找个机会再让季越泽去看看唐悠悠的,但第二天的时候,季越泽却拒绝一起去,白依妍只好一个人买了东西过去,关心了唐悠悠几句就离开了。

    白依妍离开医院后,就先回了一趟她的小家,季越泽让她收拾好东西,打算让她搬到他的私人公寓里去住。

    在季越泽公司旁边的高档小区内,季越泽有一个五百多平米的复式公寓,他很少来这里居住。

    公寓坐落在顶层,视野极佳,风景很美。

    白依妍提着自己的行旅,跟着他站在大门口。

    “你为什么要让我住这里啊?我住我家里也挺好的!”看到这装璜大气,家具全部都是进口的高档货,家里的摆设也是各种讲究,全部都是奢侈品。

    住在这种豪华的房间里,白依妍怕自己会睡不着。

    “你现在是我的女朋友,如果你还住在那种破地方,万一被人发现了,我们的关系岂不是要被暴光?”季越泽眸底带着一抹讥讽和嫌弃。

    白依妍有些生气的瞪他一眼:“那我是不是该感到荣幸呢?竟然能住进这么漂亮的豪宅里。”“你还是保持一颗平常心吧,以后跟着我,你还会见识到更多的东西。”季越泽慵懒的往客厅走去,一边走一边将外套随手甩在沙发上,走到落地窗前,用摇控器把落地窗打开,外面的光线照进来,明亮的

    客厅,更加的大气壮观。

    白依妍轻叹了一口气,望着男人修长笔直的身影,内心浮起一抹苦涩。

    其实,当季越泽对她说这件事情的时候,白依妍的内心还是有些喜悦的。

    在餐厅里,她喝了酒后,就对他表白了,如今清醒后再想这件事情,白依妍只感觉很丢人。

    在爱情的世界里,谁先爱上谁,谁就输了。

    白依妍一直深藏着自己的感情,可是,和季越泽相处的越久,她就越没办法控制自己。

    到底,还是让他知道了自己的心思。

    算了,喜欢一个人,是她自己的事情,她就像以前那样崇拜他,视他为神一样的存在。

    就算他没有回应,也没有关系,白依妍能够接受自己一厢情愿的事实。

    季越泽单手插在西裤的口袋里,凝眸望着窗外的风景,全然没有发现,在他的身后,有一双多情的眸子,也将他视作最迷人的风景,痴迷的观赏着。

    “对了,我也会跟你一起住在这里,你做好心理准备吧。”寂静的客厅里,男人低沉的声音,淡淡的响了起来。

    白依妍正沉浸在自己的思绪里,骤然听到他这句话,她吓的手一颤,提在手上的行旅箱啪哒的一声,就掉落在地上了。

    季越泽听到这个声响,猛的转过身来,幽暗的眸子微微眯了眯:“怎么?听到这句话,把你给吓住了?”

    “你…你不是一直都住在公司的吗?怎么要一起搬过来住?”白依妍知道季越泽在公司里就有一个超极漂亮的住宅。

    “为了让我哥更加相信我们的关系,我必须跟你同住在一起。”季越泽语气中,透着自嘲。

    “你哥…他应该已经相信我们是恋人关系了吧,我们的关系公开的还不够明显吗?”白依妍怔怔的说道。“你是不了解我哥,他对任何的事情都会抱着怀疑的目光去看待,为了万无一失,就算我哥已经相信了,我们还是要继续把戏演下去,你得配合我,我会付你钱的。”想到自己竟然需要演戏来掩饰自己的感

    情,季越泽就极的烦燥。

    “好吧,你想搬过来住的话,我不反对!”白依妍点了点头。

    季越泽挑眉看了她一眼,随后,伸手指了一间房:“你睡那间房吧!”

    白依妍提了自己的行旅就朝着那间房走去,她打开衣柜,埋头整理着自己的衣物。

    “哦,对了,你好像对我表白过了。”男人慵懒的靠在她的门旁,一副戏谑的语气调侃她。

    白依妍拿衣服的手微微的抖了一下,并没有抬头,只是淡淡道:“是啊,我承认我喜欢你,但你不要误会了,我对你的喜欢,只是粉迷对偶像的欣赏和崇拜,并没有男女之间的感情。”

    季越泽微哦了一声,随后薄唇勾起:“在我看来,这没有区别。”

    白依妍本来就惊慌的内心,在听见他这句肯定的话后,猛的抬头望着他。

    “有区别啊,怎么会没区别?我只是很欣赏你的才华,折服于你在镜头下的那种演技,又不是真的喜欢你这个人,我喜欢的是你的角色!”白依妍急急的再解释一遍。

    “不管是喜欢我演的角色,还是欣赏我的才华,你不就是喜欢我吗?和自己的偶像同吃同住,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可以说说吗?”季越泽走到她的身边,居高临下的望着她微笑询问。

    白依妍两只小手紧张不安的抓住了衣服,紧紧的捏着,心思凌乱极了。

    白晰的脸蛋一片通红,她吸紧一口气,强装镇定:“没什么感觉,你也只是人啊,又不是神,更不是会吃人的老虎。”

    “是吗?”男人突然蹲下了身来,薄唇贴在她的耳根处回答,灼灼的热气,就喷在她白晰脆弱的耳朵上面。

    “你干嘛?”白依妍已经要被他给折磨的崩溃了,立即往后一躲,却因为没有支撑点,整个人就跌坐在地上了,一双美眸有些羞恼的瞪着他问:“麻烦你出去,我还要收拾东西呢。”

    “白依妍,我不能再继续喜欢唐悠悠了,你帮我…帮我忘记她。”季越泽突然很认真的说。

    白依妍美眸睁大,用力的眨动了两下,讥嘲道:“你当然不能再喜欢她了,你应该也看见了,你哥和她有多恩爱,多幸福,你不能破坏他们的感情。”

    “所以,你是要帮我了吗?”季越泽薄唇微微一勾:“知道什么办法,才能让一个男人把另一个女人忘记吗?”“什么办法啊?”白依妍此刻脑袋空空的,根本就想不到什么好办法,只能呆望着他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