必威体育网站 > 总裁爹地宠上天 > 第601章 连伤心的资格都没有吗?

第601章 连伤心的资格都没有吗?

必威体育网站 www.santa-jp.com,最快更新总裁爹地宠上天最新章节!

    唐悠悠只感觉呼吸困难,耳边轰轰的声响,眼皮沉重不堪。

    她死了吗?

    那种天旋地转,浑身震荡的感觉,仿佛要把她的骨头都震碎了,她整个人陷入了无尽的黑暗之中。

    不,她不想死,也不能死,她还要陪伴孩子们长大,还没有嫁给心爱的他。

    唐悠悠感觉四周的一切都变的缓慢了,她努力的喘着气,努力的想让自己睁开眼睛。

    可是,她做不到?

    就像被困在一个可怕的黑洞里,四周一片的死寂,她能听到自己微弱的心跳声,一下比一下更加的沉重,缓慢。

    耳边,略过孩子们可爱的笑颜,还有那张令她铭心刻骨的俊美面容。

    不要……

    谁来救救她,她不要就这样死去。

    她还有很多的事情没有做,还有很多的话来不及说,她放不下她的两个孩子。

    “悠悠…”

    突然,一道低沉急切的男声在她耳边响起,她困陷于黑暗之中的意识,骤然清醒过来。

    “悠悠,醒醒,不要睡了,睁开眼睛看看我!”那道声音,那么的熟悉,是季枭寒,她最爱的男人!

    “你不能死,知道吗?我不准你死!你必须醒过来!”男人的语气变的焦燥,变得霸道,让人听着,心如刀割。

    “醒醒,醒过来,我需要你!”她感觉到有温热的东西滴在她的脸上,她听见他说的话,每一个字,都那么的沉重,那么的不舍。

    他需要自己…

    “刷!”她仿佛被一股力量从黑暗中扯进了光明里,睁开双眼的那一刹间,她看到了一张熟悉的俊脸。

    近在咫尺,泪水,染了那双深邃的眼睛。

    意识仿佛还来不及跟着转醒,可她的双眼,却已经触及到了他的眼眸。

    混沌之中,她感觉到男人轻轻趴下来,抱住她的感觉,好熟悉的气息,好温暖。

    在经过两个多小时的手术后,唐悠悠被推出了手术室,她脑袋受了撞击,腿部也被划出了一道伤口,还有无数的擦伤,整个人像厉受了巨大的磨难,终于重归于世。

    在这漫长的等待过程中,痛苦始终煎熬着季枭寒的内心,每一分每一秒,对他来说,都像是凌迟。

    心脏紧缩作一团,双目死死的盯住手术室上面的那盏灯。

    而和他同样受到煎熬的还有季越泽,他痛苦而急促的飞奔到医院,却不敢出现在手术室的门口,他只能远远的,躲在一个哥哥看不见的地方,独自的不安,紧张,祈导。

    希望上天不要这么残忍的把她夺走,希望让她平平安安的活过来。

    季越泽贴在墙壁处,匆忙戴在脸上的口罩和墨镜,掩藏着他难痛如刀绞的面容。

    他恨恨的踢着墙壁,不知道该如何才能发泄内心的那份痛苦和紧张感。

    突然有几名女孩子从他的身边经过,都是他忠实的粉迷,在看见他身上的那件衣服的时候,立即就有个女孩子发出惊喜的低叫声:“季越泽也有这件衣服呢,他会不会就是季越泽啊?”

    “过去打个招呼吧,看他身材就肯定知道是一个大帅哥。”

    有一个大胆的女孩子立即就跑过来,甜甜的笑着:“小哥哥,小哥哥,请问你…”

    “走开!”季越泽转过身,背对着她们,他此刻的情绪,已经不适合跟人说话了。

    对面几个女孩子都一脸愕然,随后,就听到其中一个生气的说道:“什么嘛,他才不可能是季越泽,季越泽甩了他不知道多少条街,真没礼貌。”

    “就是啊,我们可都是女孩子呢,让我们走开,真的太没修养了。”

    季越泽不去理会这几个女孩子对他的嘲讽,他依旧低着头,痛苦的紧闭双眼。

    那几个女孩子没有再搭理他了,快速离去。

    季越泽透过那道玻璃窗,望着走廊里,大哥那僵硬的身影,他一直在算着时间,从他接到电话到现在,已经过去一个多小时了。

    唐悠悠还在手术室里躺着,她是不是伤的很严重?

    她会死吗?

    会离开他们吗?

    季越泽内心惶恐不安,那种浓烈的失去感,令他感到绝望和悲伤。

    就仿佛在他十岁那年,他的父亲离开了,紧接着,母亲也走了,那个时候,他就觉的整个世界都是灰色的,所有人都不要他了,他的存在变的那么多余。

    如今,他对唐悠悠的感情,已经模糊的界线,他知道不能再用男女之情去爱她,可是,他知道,不能失去她。

    他宁愿让这报应都报在他的身上,他是践踏了道德的底线,是他主动表白的。

    他愿意拿自己的生命去换她醒来,他只想让她活着,好好的活在哥哥和小侄儿的身边。

    终于,他看到走廊里大哥那猛的站起的身影,他这才发现,手术室的灯灭了。

    不多会儿,有医生从里面走出来。

    他脸色有些沉凝的跟季枭寒在说着话,季越泽听不见,他很不安,他真的很想冲过去,把医生的每一个字都听见。

    可是,隔的太远了,他就只看见大哥僵硬的背影。

    怎么了?

    医生到底在说什么?

    她有事吗?

    很严重吗?

    很快的,唐悠悠躺在推车上,被护士小心翼翼的推了出来。

    季枭寒猛的转身扑过去,双手撑在推车上面,焦急心疼的望着依旧晕迷不醒的女人。

    季越泽一路跟至病房,他再一次的停住了脚步。

    大哥肯定会好好照顾她的。

    此刻,病房内,唐悠悠醒了,在长达半个多小时的昏睡中,她终于醒了。

    “悠悠…”季枭寒俊美的面容,闪动着惊喜,他小心翼翼的摸着她苍白的脸颊:“你总算醒了,你吓到我了,知道吗?”

    “季枭寒…”唐悠悠开口喊他,才发现,嗓子又干又涩,痛楚难当,就连力气,都仿佛没有了。

    她明明想大声的喊他的名子,可当声音说出来,自己都快要听不清楚了。

    “我在,别怕,已经没事了!”季枭寒温柔的贴在她的耳边,安慰她:“如果你觉的累,你睡一会儿吧!”唐悠悠是真的很累,眼皮沉重不堪,仿佛听见他的声音了,她总算安心的再一次的昏睡过去。